凡所有相 皆是虛妄 若見諸相非相 即見如來
 
 

你以为的节俭,其实可能是最大的浪费


王尔德说过:一个愤世嫉俗的人知道所有东西的价格,却不知道任何东西的价值。

每次买东西时,这句话都会浮现在脑海里:不过不外乎是这个东西好贵,或者这个价格好划算此类。

但浪费的钱多了,慢慢悟出些不同的道理来:一件物品,价格的生命力是短暂的,价值的生命力却可以很长。

对价格的感受,在挑选和买单的时候达到顶峰。然后我们开始真正拥有它,剩下的时间里与之相处,便大都是价值在物品身上的延续了。

当然,我指的是在个人能力范围之内的消费。超出能力范围的消费,经常会无意中让价格的生命力延续的更长。

剁手买回来可能会让你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处于或兴奋或紧张或虚荣的情绪里。但这情绪大多是因为价格造成的,反而容易让人忽略掉事物的真正价值。

我见过不只一个花大价钱买了包包舍不得背,或者套上帆布包背出去挤公交的姑娘,简直成了昂贵包包的奴隶。

与之相反,简·铂金将她价值几十万的铂金包随意顶在头上挡雨,让孩子在上边贴贴画,而不是放在水晶柜子里展示起来。

这样洒脱的人与物的关系是我特别欣赏的。物品确实值得被珍爱,但比这更重要的是——作为主人要充分发挥它的价值。

买自己真正喜欢的

我们父母那一辈,勤俭持家习惯了,对价格异常敏感。尤其是我妈妈,即使我们再喜欢,也从来不会给我们买她觉得贵的东西。

以至于小时候,我爸常跟我们戏言:东西越贵越省钱。东西贵了,你妈不会买就省钱了;一旦便宜,买一堆回来,反而花钱多。

这样的消费观也影响了我。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喜欢买便宜东西,并因此沾沾自喜:瞧,我多会省钱;看,我多会过日子。

可是一到搬家的时候,我就开始犯愁:那些买燕麦买饼干赠送的水杯饭盒质量不佳;那些打折的衣服,也许质量还不错,但是真正特别喜欢的没几件,很多只是觉得特别划算才买下的……

而那些因为非常喜欢,所以觉得略贵也咬牙买下的反而利用率最高,再费劲我也愿意把它们都带走。

我沮丧地发现:在决定买下一件东西的时候,我更关注的是它的价格而不是价值。

后来,每当一件东西让人产生‌‌“哇,好划算啊‌‌”这样的念头的时候,我就开始警惕并问自己:你是不是真的需要它,是不是真的喜欢它?

当我开始看重一件物品的价值甚于它的价格的时候,身边令我喜悦,用着顺手的东西变得越来越多。

也许当时是觉得贵了些,本该有更便宜的选择,但是就像文章开头所说的,价值的生命力更长,是能够长久陪伴我们的。所以,通常买回来没几天价格的印象就慢慢淡去了,剩下的就是这件物品对于我的价值。

现在买东西尤其喜欢先看好东西再看价格,若是便宜那自然是意外之喜;超出自己承受范围的,那便列入愿望清单,继续努力便是;感觉有点贵的,实在喜欢,也有预算,那就闭上眼拿下。

虽然总体花的钱跟以前差不多,但一件因喜欢而付款的物品,胜于十件因便宜而入手的。

热爱的,更值得买贵的

有句玩笑话叫‌‌“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做一个对器材要求高的摄影发烧友对非富非贵的普罗大众确实是件比较烧钱的事儿。

很久之前在一个摄影师微博评论里看到她回答粉丝问题,那句话到现在还总是不经意间想起来。

有粉丝问:我该买什么配置的单反?

摄影师回:你买得起的最贵的配置。

我想这个回答适用于一切热爱。没有必要所有东西都买最贵的,但是你热爱的值得你花费。

大约两年前决定为了看书入手一台kindle的时候,刚纠结完用不用买机器的我又开始纠结皮套:900块的机器,皮套的价格将近300块,总觉得不值。

还是先生帮我下定了决心。虽然贵的感觉伴随了我一小段时间,但是后来看到别人买的便宜保护套质感不佳,唤醒不灵敏费电,还是很庆幸自己没有贪一时的小便宜。

这两年时间,我带着它走南闯北,地铁里,公交上,餐厅等人,看了不知道多少本书。

很多人都不解,觉得用手机看看不就行了。但是正因为热爱读书,机器利用率很高,体验好,皮套质感好也皮实,用到今天仍然非常爱惜。1000多块的价格已经完全不算什么,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的是它对于我独特的价值。

更早的时候买画材就没这么好运了。

贪便宜买的颜料特别容易干,每次用之前都要用软化一下,甚至影响到了画画的心情,最后干脆就扔在画室,都没有拿走。而先生送我的那时对我们还嫌贵的毛笔,一直被我带在身边。

说点看似无关的,时间成本算了没?

可人是多么贪心,总想着花最少的钱买到最好的东西。所以商家才总打着物美价廉的宣传语招徕生意,才会不断打折送赠品诱惑你。

物美价廉的东西不是没有,只是需要费尽心思去找去鉴别,而在这过程中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已经让你的成本大大上去了。

朋友大学时候有个舍友,一直很极端地发挥着‌‌“货比三家‌‌”的精神,买完发现别处更便宜简直会令他崩溃。

所以,即使只是买一箱牛奶,他也会花一下午时间去学校附近的三家大型超市比价。七八块钱的大宝,刚买完就特价便宜了一块钱,足以让他持续念叨半个月。

最后,当同宿舍的人都穿上学士服拍毕业照的时候,他却因频繁挂科被降级了。面对他的是,多花一年的时间;当然,对他而言更残酷的是:一年的学费。

他从来没有计算过:那省下来的几块钱,与他花费掉的时间和精力完全无法平衡。

 

作者: 

由牧



14 Aug 2015
 
评论
© 諸相非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