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所有相 皆是虛妄 若見諸相非相 即見如來
 
 

乞立马扎罗登山记,DAY5(6/7)

1/12,KILIMANJARO/乞立马扎罗登山记,DAY 5

BARAFU CAMP TO THE SUMMIT AND THEN MWEKA GATE
SUMMIT DAY!
SUMMIT TIME: 7HOURS
ELEVATION CHANGE: +1300M
ESTIMATED DISTANCE: 5KM
FINAL ELEVATION: 5895M

DESCENT TIME: 12HOURS
ELEVATION CHANGE: -4000M
ESTIMATED DISTANCE: 22KM
FINAL ELEVATION: 1828M

夜里11:00起床,把厚重衣服都穿上,喝了点热水,又吃了根巧克力。然后把上海带来的4快暖宝宝放了一块在心口的衣服口袋里,外套口袋放了一块准备暖手用,还分了2块给白犀(谁知道这厮居然没用,早知道俺都自己留着了,哼)。

11:30,白犀、俺、向导邦嘎玛和登山向导助理四人一行开始出发。

全线陡坡。山上风势更大,人也常被吹得停步摇摆。更要命的是狂风带来的沙土,吹得眼睛经常被迷住。

四下漆黑,没有月光,走了一段看见下方有了点点灯火,都是半夜来冲顶的。

刚走不远,自己便喘得不行,走走停停,步履艰难。一小时后开始呼吸困难,停歇不断。白犀见行进迟缓,便和登山助理一起先行(后来得知,因为速度过快,加上他饥饿难耐,其实超前不多久,也开始脱力,放慢了速度,勉强上冲)。

俺虽呼吸困难,仍觉得还可以坚持。于是继续上行。出发不久,又汗流浃背,只好把内衣从裤子里拉出来,虽然会流失很多热量,却也好过泡在汗水里。可恨的是头灯用了不多久就没了电,俺特意带了8节电池,分了白犀4节,却接连快速消耗殆尽,只好黑灯瞎火跟着向导的灯光前行。俺知道是低温的关系,可奇怪的是也没看邦嘎玛换电池,却看见他的头灯又亮又持久。也许是比俺的专业许多吧?在没有灯火的情况下,心里更难受,于是把外套里的暖宝宝包在头灯上,提在手里,果然好了许多。

大概到了4点半的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觉得每一步都那么艰难。俺头脑里不断闪过很多念想,有的是惦记的人,有的是惦记的事,还有些其他的胡思乱想,现在也不是记得很清楚了。最难忘的就是到了最后一个多小时,每走十几步(都是极小的步子),就不得不停下来大喘气,腿就像真的灌了铅般沉重,动弹不得。每一口都要深深吸到肺底,如此喘息十多下之后,方能继续向上攀爬。心脏也狂跳不已,真怕它跳停了。

后来停下喘息时,自己居然会觉得四下很温暖,脑子也昏昏欲睡,俺不住提醒自己,这是缺氧的反应,可千万不能睡着了!

最后依稀能看见山顶上的灯火,其实也不确定是否山顶已近。因为一路上都能看见上面的灯光,只是你上了,它也上了,因为那些人也在继续上升中。问了几次邦嘎玛,还有多久到顶?每次他都面色凝重地问我:“ARE YOU OK?”在我点头后,他就说快了。在听他说了3次还有15分钟后,我终于发现上面的灯光似乎不动了。回头看下面,还有点点灯火继续向上,而东方的天际已近开始渐渐泛起红光。我对自己说:“NND,都到这里了,俺怎么也得上去看日出啊!”于是继续……,又是接连几个大喘气停顿加攀爬后,俺在邦嘎玛同志的搀扶下,终于上了这片山的山顶。时间是5:55分。

上去看见一堆人坐在个大石头后喘气,白犀和助理已经到了。据说俺当时表情呆滞,其实白犀也好不到哪里去,嘿嘿。和邦嘎玛及助理击掌庆祝后,俺以为大功告成了,忙不迭地拿出相机要拍日出,却发现白犀在邦嘎玛搀扶下向西前行。俺当时以为他们就是为了去那最高峰指示牌处拍照。后来才慢慢反应过来,这里只是山顶一部分,最高处还要走很久才到,指示牌那里才是KILI的最高峰UHURU所在,才是5895米,才是非洲之巅。后来问邦嘎玛同志,要是一个人登上了这山头却未到指示牌,给证书吗?答曰:不给。那谁知道啊?答曰:我知道。所以,这里最后给不给证书,都是向导证明才行,所以向导的个人诚信,尤为可贵。不过俺觉得要是没到顶,应该也不好意思死皮白赖地要证书吧?

助理拉着俺不停向那里走,起初俺没反应过来,心想去个牌子前面拍照也不要这么急啊,老子上都上来了,现在最要紧的是看日出呢。这老往西走算啥事啊。于是俺边走边回头看日出,拍照。一路很多人也匆匆向西,背对日出,却头也不回,甚为可惜。

在上山顶之前,天边已近霞光乍现。俺们往西走了一段后,就看见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其实俺以前也看过不少日出,有泰山之巅,也有东海之滨,还有西藏的雪山之下……,但这次真的与众不同。那红日周围的云雾色彩幻化,如同彩带飘舞,好似科幻片里天外星球的色彩和形状。看得俺当时目瞪口呆,虽然也拍了几张照片,可那夺人心魄的壮美,照片实不及当时看到的十分之一。后来和白犀交流,他亦深有同感。

后来和助理继续西行,缓缓上坡,那段路走了整整50分钟,终于在6:45到达指示牌。

例行拍照留念,还看到一群老外拿着AMWAY的衣服咔嚓咔嚓,嘿嘿,估计都是直销商。

之前看到人家在这牌子前的留影不觉得啥,自己走了一遭,才知道是件多不易的事。甚至要冒着生命危险。下山后看白犀的LP上面记着就是在这个KILI之巅的UHURU PEAK,每年都要死一些人。所以LP建议登山前一定要给自己足够的时间来适应。如果在登山过程中出现高反,但还想继续的话,就必须在3000米以上,每300米停1天。还有一段写道:“ANOTHER PERSPECTIVE ON IT ALL: WHICH TREKKERS OFTEN TAKE AT LEAST TWO WEEKS TO REACH FROM KATHMANDU. UHURU PEAK IS SEVERAL HUNDRED METRES HIGHER THAN EVEREST BASE CAMP IN THE NEPAL HIMALAYA.”说心里话,早看到这段,俺可能就不上去或上不去了。现在回想起来,自己还真是够幸运的。

拍照结束,向导们又匆匆带俺们下山。其实他们担心的是我们在山顶体力不支或高反加剧,导致生命危险。

邦嘎玛看白犀快晕了(其实是饿的),于是拉着他飞快下撤。助理来拉俺,快走几步,俺本来没晕,这下倒开始有点晕了,赶紧让他松手,连声说“POLE POLE”。估计他听了也晕,向来都是上山POLE,咋下撤还磨叽。于是这厮走在前面,俺在后面慢慢往下走,顺道看看冰川啦,云雾啦,火山口啦,还有火山石啦……,那大个的火山石表面苍白凹凸不平,像极了放大镜下的人体组织。大个的俺拿不动,小的捡了几块,打算回来留个纪念送送朋友啥的。远处还能看见UHURU PEAK的弟弟HANS MEYER,海拔5148米。

下撤路上看到了昨晚比俺们早登记的南非三人组,脸色煞白(估计俺也差不多),俺赶紧给他们鼓劲加油,希望他们顺利到达指示牌。

7:30到了下陡坡的地方,就算是真的下撤了。

一路居然全是砂石,后一问才知道,这路后半段不是俺们上来的路。于是就跟着助理一脚深一脚浅的下滑。一路灰尘极大,坡道又陡,还要注意别摔了。最难忍受的是没水喝,俺的热水,冲顶时全喝完了,白犀那厮准备的水壶全结了冰。于是强忍口干向下撤。

路上太阳又出来了,于是更加闷热饥渴。脱了羽绒服才发现,羽绒服居然都被自己的汗泡湿了。

这一路走得最难受,等10:00赶到BARAFU营地,已经是浑身沙土,又脏又饿又渴又困又累。

白犀进帐篷直接倒下。厨子给准备了早餐,是煮土豆。白犀吃不下,俺吃了一口,实在干得难咽,于是又嚼了两口巧克力。

因为当天计划要下撤到MWEKA CAMP,所以邦嘎玛说一小时后继续下撤。俺一想,得,也别睡了,俺现在睡下,肯定起来更难受。又去买了5瓶可乐,一人一瓶,算是庆贺一下登顶成功。然后收拾东西。这时邦嘎玛说,要不今天就干脆直接撤到MOSHI?俺一听,脑海里就出现了热水澡、床和中餐料理。于是问他,到原来安排的营地多少小时?他说3小时。那到MOSHI呢?4小时。俺当时理解错了,以为一共就4小时,于是立即同意,白犀起来后也表示同意。如此,大家怀着希望继续下撤。后来到了MOSHI才知道,其实加起来7小时才对,俺的娘啊!

下山路不好走,都是大块的碎石头,等到了原定休息的MWEKA CAMP,已经是15:30。出发时准备了点水,可都是KILI溪水,还是怪味,都没怎么喝,所以一路还是干渴状态。

在MWEKA CAMP,邦嘎玛让我们去登记,登记完了说今晚不走了。俺当时就晕了,不是说到MOSHI吗?

他笑着说因为时间不早了,所以改了。俺当时有点气,你改了想法你早说啊?!俺可是一路都惦记着热水澡和俺的饺子呢。

问他,继续向下到公园大门还要多久,他说快的话走2小时,俺回:走,继续下撤,回MOSHI。

于是大伙儿又继续下撤。撤之前,他说因为有2挑夫还没下来,所以要先给了小费。其实后来知道,不是没下来,而是合用的,俺们撤了,人家没法跟着撤,因为别的TEAM还需要他们服务。这是后话。俺和白犀早想好了,本来计划170美元的小费,多给他们30。于是给了200,俺和白犀继续下撤。欢送的歌啥的也没来得及唱。

下撤的路依然艰难,不过比前面那段好一点,渐渐地就走进了热带雨林。路上还下起了小雨。因为只有俺们这个TEAM疯狂下撤, 别的都在MWEKA CAMP休息了,所以路上除了个别上下的挑夫,没有别人。俺只是惯性向下走,白犀倒是慢慢缓过劲来,一路走得风风火火。路上我们见到了一条变色龙,还见到了两群黑白疣猴,白色的背毛,长长的白毛尾巴,非常漂亮。

18:35,终于到了MWEKA GATE。

邦嘎玛带我们去登记,再拿了登顶证书,俺再次购买3瓶可乐,1人1瓶庆贺(其实实在是饥渴得不行了)。山下是2美刀一瓶。

ANGUS安排了出租车等我们,然后回到MOSHI,在ANGUS办公室见到这厮,本来还想说几句,实在累得不行,就拿了行李走人。ANGUS给安排了一个房间,不是水牛,是一个阴森森的酒店,俺和白犀放了行李进去。邦嘎玛又来找俺们,说要俺们帮忙分一下小费,于是又帮着分了一下,留影再见。想洗澡却没有热水。

于是去熊猫吃饭,狼吞虎咽之后回来自己另外找了ZEBRA酒店住下。这天俺够幸运也倒霉,白犀洗完热水澡后,轮到俺时却没了热水,只好冷水洗洗上床睡觉。发现鼻子里有血丝,白犀说是高反的原因。

至此为期5天的KILIMANJARO登山活动告终。

后记:

虽然自己之前并未想登KILI,来了登了也抱着不准备登顶的想法,但最后还是真的登顶了,不仅完成了自己生平第一次真正的登山,还踏上了非洲之巅,更有机会享受了整个过程,看到了壮观美丽的KILMANJARO日出……

这些都是让人激动难忘的,在这里首先要感谢白犀,没有他的倡议、坚持和鼓励帮助,就不会有这次的登KILI计划,即使有,也不见得会实现;

其次要感谢小姐姐,她的准备和经验,带给俺非常大的帮助;

还有就是要感谢协助我们登山的当地朋友:
向导:BONGOMANI邦嘎玛同志
向导助理兼挑夫:MABUS
侍者兼挑夫:HAMIS
厨师兼挑夫:ROMBATI(合用)
挑夫兼挑夫:JEMIA(合用)
老板:ANGUS

还有素未谋面的猫咪两口子,他们的游记给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也增加了很多信心。

还有许许多多一直支持和鼓励俺的朋友……

没有大家的帮助和支持,就没有这次成功的登山。

这是俺第一次登5800米以上的山,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因为虽然过程难忘,美景难得,可是俺还是发现自己并不适合登山,原因如下:

1,出汗太多。其中痛苦,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而且这个是个人体质和基因问题,不是靠锻炼能改变的。

2,心跳过快。俺心脏不是很适合登山运动。攀登时跳动过快,通常都要120-130/分,冲顶那晚俺自己数了一下,差不多150-160,长时间如此,是很危险的。

3,耐力不行。还是那句话,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爬山前因为没有适应性的训练,所以整个登山过程,主要是凭着年轻的底子和一股子劲,其实早已超出自己实际的能力了。爬山绝对需要耐力的。

写到这里,这个登山记就算写完了,没啥特别,记录一下而已,如果朋友们要去爬KILI,希望有点小用,嘿嘿。



整装待发


天快亮了,刚刚到达山顶


霞光初现


天际线金边


山顶的积雪和冰川


日出


喷薄而出


可惜许多人只是埋头冲顶,到达那个标识真的就比欣赏风景更重要吗?俺更喜欢看美景,嘿嘿。


像不像指环王裡的场景?


亘古未化的冰川


好吧,俺们也到了牌子这里了——非洲之巅


四人组合,没有两位向导,估计上不来


可惜没时间也没体力去近处看看


火山石。大的拿不动,带了几颗小的送朋友,那谁,那谁,那谁谁,都还在吗?


美景


山下


压根儿就没路的下山之路


回到大本营


下山


这是给高反病人快速下撤用的


到达原定的露营地


不知名的植物


越向下撤,树木越茂盛


向导也想家了


猴哥来啦




只肯给我们看背影



与向导合影留念


护膝磨的

04 Apr 2015
 
评论(1)
 
热度(1)
© 諸相非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