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所有相 皆是虛妄 若見諸相非相 即見如來
 
 

乞立马扎罗登山记,DAY0(1/7)

前言

2008年1月,与好友白犀同游东非,在肯尼亚马赛马拉国家公园之后前往坦桑尼亚的Moshi,开始攀登乞力马扎罗。此次登山对于平时没有经验也不怎么锻炼的我来说,殊为不易,故下山之后很有点引以为傲的感觉。直到几周后在内罗毕遇到一对奥地利情侣,男生是阿尔卑斯的登山向导。我和他吹嘘自己刚刚爬了乞力马扎罗,这厮听了却淡淡地说了一句:“这山我们都不爬的,太容易了。”确实,他们后来去爬的是肯尼亚山,虽然高度不如乞力马扎罗,但难度却大很多。好吧,虽然不入专业人士法眼,对我自己来说,始终是人生中一次难得又宝贵的体验。为记。



登山地图


KILIMANJARO/乞立马扎罗登山记,DAY 0

2008年1月7日,MOSHI


小镇MOSHI,就在坦桑尼亚一侧的乞力马扎罗山脚下。


早上起来,楼下网吧上网3小时,收邮件,还发了旅行日志和部分照片。


然后和白犀一起去买了2定防晒帽,10000坦币2顶,白犀同学小小发挥了一下杀价的功力(其实就是边向售货员大婶抛媚眼,边问“能便宜点吗?还能再便宜点吗?”),就成了9000两顶。帽子上面画着KILIMANJARO(当地人都简称它KILI),还写着POLE POLE,起初不晓得是啥意思,后来开始登山时,发现很多PORTER还有我们的GUIDE也不停地对我们说这两个词,问了才知道意思就是“慢慢地爬”。到最后冲顶的一刻,我才真正理解到它的重要性。


后来在吃午饭的时候,又向一位自称是画家的当地朋友买了5幅画,不过好看的都被白犀挑走了,呵呵。那画还真不错,当然价格也不菲啦。小白说,拿回去用镜框装裱好,要是送人的话,非得是10年以上交情的才送。


午饭就在旅馆对面的INDOTALIANO餐厅吃的,这家馆子自称是做INDIAN&ITALIAN菜肴的,俺们俩点了2个印度饭还有番茄汤,汤味道很浓,白犀说回去自己做来试试,俺就翘首以待了(至今未曾见着)。饭一般,还放了点香菜,俺也不知道香菜英文咋说,没法让他们不放,真是伤脑筋。价钱合计16000坦币。


MOSHI镇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可口可乐的标志,商店餐厅里也多是可口可乐,连市中心广场的钟,底面也是可口可乐的标志,不知道可口可乐在这里花了多少市场推广费用。后来发现百事也有,不过极少。


午饭后在3楼走廊闲坐喝茶,到了下午5点,ANGUS还没来,我们跑去他办公室找,也没人。俺当时曾想过,这厮会不会就此失踪,让俺们当一回二百五?唉,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最怕就是这事了。好在到了5:45,向导来了。当地人时间观念不是很强,做什么都是慢节奏,KENYA也是,最后那天我们的司机简直会让你疯掉,带我们找换钱的地方,人家关门,于是我们就掉头准备回车上,走了100米,发现那厮居然还在原地,也不知道是想啥,招呼他走了,他才慢慢走回来,步调的速度也就是通常俺们吃了个肚圆后慢慢挪的样子。


我们的向导全名是BONGOMANI HILTA,我们后来都叫他“邦嘎玛同志”。他35岁,身材高大魁梧,有一双巨大且柔软的双手。面容刚毅,神情严肃,沉默寡言。后来经过5天的日夜相处,我和白犀一致认为他大概是ANGUS公司此次提供的服务中唯一可以称道的点了。俺很乐意介绍邦嘎玛同志给将来要去爬KILI的人,他的邮件地址:bongomani_hilta@yahoo.com,直接找他也许价格会差不多,但是是他自己生意的话,服务可能会周到些,装备也可能会更好些,毕竟现在他只是向导。后来证明ANGUS很多的安排并不理想时,邦嘎玛同志看上去也很无奈。而且后来我们知道,本地很多旅游公司的老板,原先出身都是向导,后来通过自己的勤劳和努力,慢慢就自己开了公司。特别是像ANGUS这样的旅游公司,其实就是一个皮包公司,办公室也就6-7平米,还是和另一家旅游公司合租的。按熊猫饭店老板冯玉的说法,本地人都太游手好闲,若是稍微勤奋一点,怎么都能赚钱发财了。


邦嘎玛过来的主要任务是检查我们的装备,看看适合与否。他非常有礼貌,来了旅馆先去问前台他是否能到我们房间,结果人家不让,于是他只好在楼下等我们。其实他若是不问,人家也不会赶他。不过后来我发现确实水牛旅馆不很欢迎旅游公司的人,大概是嫌他们老在旅馆门口拉客吧。


邦嘎玛上不来,我和白犀只好大包小包把行李装备从3楼搬下去给他看。


之前在所有的游记和攻略上都没看到出发前要检查装备一说(不过现在想想应该也是会检查的,一来避免装备不足无法顺利登山,二来也可以在客人装备不良的情况下增加出租装备的收入),俺本以为就是走个过场,没想到邦嘎玛同志把俺们所有的衣服裤子鞋袜帽子手套甚至内衣都一件件细细看来,小白笑着说除了内裤别的都检查了。最后检查结果:俺的鞋子、白犀的外套和睡袋都不合格。俺的鞋子是好些年前和驴子一起在迪卡农买的攀岩鞋,穿着很舒服,去西藏都是穿这双,结实牢靠,抓地效果一流。出发前俺还问过白犀这鞋行不,他说OK。没想到来了KILI脚下,被向导否了。他说这鞋太薄,不够结实,无法抵抗岩石对脚的冲击,而且也不够保暖。虽然那时俺有点将信将疑,但最后还是采纳了他的建议:换一双鞋。白犀虽然当时有些质疑——关于他不够暖和的外套和睡袋,但最后还是同意了向导的意见,租了一个睡袋和外套。事实证明邦嘎玛同志的意见还是正确的,虽然租这些可能他也会有利益。但我们开始并没有想到的是ANGUS提供的帐篷并不是高山帐篷,到了后来就显得单薄,而且也没有提供必要的凳子,更不用说别的团队享受的用餐帐篷了。所以我们后来每顿饭就是席地而坐,呵呵。当然这里面也有我们自己的原因——事先没有一一检查。事实上,我们只看了睡垫,发现太单薄,后来出发前换了充气的。还好换了,否则每晚睡觉都会很惨。帐篷开始其实也看了,不过并没意识到普通的帐篷其实并不适合登KILI,特别是最后2晚的时候。


关于与旅游公司商洽和具体安排的注意事项,白犀同学深有感触,这个部分他会专门写点东西(事实上,下山后他已经在ANGUS的顾客留言本上写了一些了)。等他写好,俺会附在后面的。


检查完行李,我们就去了ANGUS的办公室,就在水牛酒店楼下旁边的大楼里。那厮穿了一套穆斯林的传统服装,有点像俺们旧时的长袍,俺看了着实喜欢,他说等俺们登山回来带俺去买,20美子一套(结果回来他忘了,俺也忘了问他了)。俺的哥们骆驼也穿过类似的,因为他也是穆斯林,不过骆驼的是2件套,而ANGUS是一件头到脚的。骆驼那厮也说帮俺做一套,不知道这小子还记得不。骆驼媳妇媛媛也该生了吧……(扯远了,嘿嘿)。


在ANGUS的办公室,俺看到了他们要租给俺的登山靴,感觉有点大,后来套了两层袜子试了一下,大小还行,就是笨重得不行。感觉比以前穿过的鞋都重,但是向导说这样才能保护脚,算了,只好听他的。想来在上海时,小姐姐就提醒说要买登山靴带来,俺那时也去看过,可是觉得那些鞋都太厚重,似乎很闷,怎么穿来非洲呢?带2双鞋又实在不乐意,所以最后还是没买,只带了攀岩鞋,俺觉得那已经是俺最厚实的鞋了。当时小姐姐还说:“悍驴说——好的登山靴——是不闷热的。”悍驴同学的看法正确与否俺还不知道,因为俺还没机会穿所谓“好的登山靴”,但看来驴子的影响力已经扩散到很远的范围了,呵呵。



晚饭还是去的熊猫饭店,路上的司机叫ALFRED,年纪约莫50出头,已经当了爷爷了。态度友好且热情,路上我们问他这个MOSHI人有没有去爬过KILI,他说那太贵了,他有一大家子要养活,爬不起。


晚饭时,冯玉听闻我们第二天要爬KILI,笑着说登顶可不容易。看我在抽烟,还说了一句:“估计你上不去,因为你抽烟。”


……

临睡前,自己在本子上写下:

“明天开始就要攀登KILI了,能否最后登上顶峰还未知,顺其自然吧。要从战略上‘蔑视对手’,从战术上重视。不过,对自己来说,重要的不是登顶成功与否,而是欣赏和享受整个过程。”


其实,在第一次听白犀说起要来东非爬KILIMANJARO时,还是很兴奋的。但是自己从来没有徒步攀登4000米以上海拔山脉的经验,所以也谈不上喜欢与否。而且对于所谓的“征服”某某山脉,俺也向来觉得可笑,巍巍自然,能登顶欣赏一番已是造化,相比自然的伟大,人实在是渺小之极,征服云云,不过就是夜郎的狂妄自大之想罢了。况且俺向来缺少锻炼,对于自己的体能能否跟得上这样强度的攀登,实在是心里没底。所以在出发前,虽然说做了一点登山的装备方面的准备,但心里其实是打算不爬的。小姐姐倒是很热心,帮忙张罗了很多登山装备,例如头巾、打劫帽、厚型冲锋裤、徒步袜、快干衣、巧克力、防蚊液、扶他林等等。这次多亏她的这些准备,还有很多经验分享,在俺的这次登山途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再次表示感谢!


于是俺带了这些装备,但做好了一切到时再看的思想准备。出发前,对于KILI爬还是不爬,RUTH老师的态度也不明确,到了香港才知道她其实是打算不爬的。俺那时也想不爬了,累得半死没啥意思,最多就是白犀去爬,俺在山下等他,找个能看雪山的房间住下,每天看看雪山,喝喝茶,读读书,感觉也不错呢。


后来到了NAIROBI,有一次和白犀、RUTH一起谈起来TANZANIA的安排,小白同学说起爬KILI,是他自儿时起看了海明威的《乞立马扎罗的雪》就有的梦想。“我要登上那个顶着冰激凌脑袋的山顶……”,当我看到小白眼里闪动着的光芒时,俺就寻思还是陪这小子一趟吧。辛苦就辛苦点,唯一的问题是自己的体力可能吃不消,最多就是到最后冲顶的时候不上了,反正登顶与否对俺来说也不重要。


所以,就有了登KILIMANJARO的故事。 


两位男猪脚,偶和白犀。

16 Mar 2015
 
评论
 
热度(1)
© 諸相非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