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所有相 皆是虛妄 若見諸相非相 即見如來
 
 

中日围棋差距,曾比军舰的差距还大


明•仇英《汉宫春晓图》(局部)

这是一篇旧文,看过的朋友可以忽略。虽然是纪念吴清源先生,但写的是吴清源时代之前的故事。那些喜欢抄袭文章的,务必注明作者出处。

一、

众所周知,我的主业是读金庸,而金庸喜欢围棋,据说有业余三四段的棋力。对他的棋力我很怀疑,但他对围棋的热情应该不假。这可能和他的家乡浙江海宁有关。

人们一般只知道海宁出诗人,什么朱淑真、查慎行、徐志摩等等,但不大知道海宁还出围棋国手。清代最牛的两大国手,一个范西屏,一个施襄夏,都是海宁人。号称晚清“围棋之璧”的陈小仙也是海宁人。

我要讲的围棋故事却不是那个时代,而是从1909年开始。

那时候,甲午战争已经过去了15年,义和团“拳乱”也过去了近10年。天朝对小日本已经完全认怂,彻底承认自己玩打仗、搞政治、搞经济统统不如人了。所以当时尽管湖北的饥民已经饿到抢米店,那边清廷还派人带10万块钱去助赈日本的水灾。

但我天朝人还是剩下了一点点自尊的:咱们总还有一些比小日本强的吧!比如遛鸟玩狗喝茶下棋,小日本能玩得过咱吗?

然而真相是:哪怕下棋,咱也下不过小日本。

我敢说,当时我天朝和日本在围棋上的差距,比在军舰上的差距还大。

二、

当时,中国围棋界有一位总舵主——段祺瑞。

金庸告诉我们,段氏一族不但武功好,而且有下围棋的光荣传统。一代高手段誉先生甚至吃了春药还能下围棋,可谓震古烁今。要换了我,别说吃春药了,吃点感冒药都会犯困得连军旗都下不成的。

段氏一族传到了段祺瑞手上,武学衰微,什么一阳指、六脉神剑统统没学会,唯独爱下个围棋,不管当北洋军阀还是国务总理,他都在家里大搞围棋俱乐部,客人来下棋还发奖金,搞得家里各路棋手川流不息。

据说段府每个月花在围棋上的钱有上千元。要知道,当时北京普通四口之家,一个月伙食费也就是十来元。不然你以为人家段祺瑞“围棋北护法”的外号是白给的。

问题是,如果段祺瑞一辈子只和中国人下棋,那也就算了,反正大家都哄着他玩。只是no zuo no die,段先生觉得和中国人下棋不过瘾,非要去找日本人下棋。这一下,就下出事来了。

当时老段在保定军官学堂当总办。保定一带日本侨民多,段先生和他们下棋总是赢,便留下一个印象:日本人下棋臭。

然而走多了夜路,终于碰到鬼了。一个名叫中岛比多吉的日本人路过保定,据说会下围棋。

段祺瑞大喜,又有了痛宰日本人的机会了!他邀中岛下棋,结果是——大败。

老段不服,再战,结果——连败。

老段吃惊不小:“你丫这么厉害,想必是日本顶级高手?”

“顶级高手?”中岛差点没噎死,“俺只是个业余棋手,在俺们那疙瘩还有更厉害的职业棋手咧!”

老段死活不信。谎言,肯定是谎言!多半是小日本找个绝世高手冒充屌丝来羞辱咱来啦!

这一招咱老祖宗不就玩过嘛。唐朝宣宗的时候,日本围棋第一高手小林胜雄来挑战,我大唐第一高手顾师言就冒充屌丝应战,下出一招千古名棋“镇神头”,赢了不明真相的小林胜雄。就好像赵敏对波斯明教吹牛逼:“金毛狮王在中土明教中排名第三千五百零九”,咱老祖宗玩剩下的套路,吓唬谁啊?

段祺瑞一捋袖子,告诉中岛:小样你等着!俺大中华有的是高手来削你!

五千年的风和雨啊藏了多少梦,八千里山川河岳像是一首歌,还能让小日本猖狂?

三、

段祺瑞气呼呼跑回北京,召集了一群高手,什么“龙霸天”“震八方”之类,都是他府上围棋俱乐部里的猛将,组成段家军,气势汹汹来削中岛了。

“呔!你这中岛由纪惠……啊不,中岛比多吉,快快受死!”

对战开始。中方高手刚恶狠狠地一落子,就把中岛吓尿了。

别误会,不是因为中方高手的棋好,而是因为他们的下法实在是太古老了!太OUT了!

中岛惊呼连连:“什么?你们居然还在‘座子’?!”

解释一下,所谓“座子”,是上古围棋的一种规矩,下棋前要先在4个角星位交错放黑白各2子。

中方高手不爽了:“大惊小怪什么?难道你们岛国下棋不‘座子’?”

中岛嗫嚅地说:“‘座子’限制了围棋的变化,俺们早在战国的织田信长时代,就由大棋士算砂把‘座子’制度废除鸟!”

他的潜台词是:乖乖,都20世纪了,你们居然还在下两千年前发明的上古化石围棋!

段家军和中岛鏖战多日,一开始还能获胜。但一个月下来,中岛慢慢摸清了中方的棋路,段家军连战连输,眼看顶不住了。

他们慌忙找到段祺瑞:老大,我们陷了,敌军实在太猖狂啊!

段祺瑞震惊了:快!快请张乐山、汪云峰来!

四、

张乐山,一代围棋名家,长居北京。据说当时上海围棋高手搞擂台赛,每局棋不过五银元,张乐山一到上海开价就是每局十银元,可见霸气侧漏。

汪云峰,著名棋手,棋风凌厉,最善乱战。

两大高手飘然出现在中岛面前,咣咣一通猛砸,中岛不敌,吐血数升,大龙愤死。

两大高手正要庆祝胜利呢,却见中岛趴在棋盘上,喘息着说:“俺有个朋友,叫做高部道平,正在朝鲜旅游,那可是比俺更厉害的职业棋手,你们敢会会他么?”

张、汪两大高手傲然一笑。

尔要战,便来战!让世界知道我们都是中国人!

段祺瑞对此非常支持。他相信,日本“职业棋手”再强也不会比中岛强多少嘛,在张、汪两大高手面前绝讨不了好去!

这种自信,很像《三国演义》里的冀州牧韩馥先生。韩先生给我们留下过一句充满自信的千古名言:“吾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

五、

当段祺瑞携两大高手见到高部道平时,差点没仆翻过去。

眼前这个28岁的小青年,毛才刚长齐的屌丝浪人,居然还号称是什么比中岛更厉害的“职业棋手”?

汪云峰先上。他发挥特长,落子如飞,大刀阔斧,一通猛攻!结果是——大败!

张乐山再上。他吸取教训,稳凝如山,绵密厚重,招招致敌!结果还是——大败。

分先平等对局是不行了,改成让子。高部道平让张乐山二子,前后共弈近八十局,张乐山仅胜十三局。

消息传出,震惊棋坛。

国人不服:北方没有高手,难道南方也没有吗?就像《连城诀》里,绝顶高手里除了“北四怪”,还有“南四奇”咧!

于是乎羽檄星传,浙、皖、淞、沪、扬南方数省高手齐集,邀战高部道平。交手的地点定在一个龙盘虎踞的地方——南京。

领衔出战的正是中华棋坛的“南四奇”,他们是陈子俊、丁学博、王彦卿、范楚卿。这四大高手,有的善战,有的善守,有的善屠龙,有的善官子,个个是一时之雄。

高部道平欣然赴会,金陵棋战就此揭幕。

王彦卿、陈子俊先上,结果大败,被高部道平打到让两子。其余南方诸省高手也纷纷脆败。

硕果仅存的只有丁学博和范楚卿了。

范楚卿出马挑战,仍被打到让2子。“与对子,皆大负,受二子,仍负。”

围棋里让2子是什么概念?往大里说,几乎是职业水平和业余玩票的区别。举个例子,1988年我国首届“晚报杯”业余围棋赛,职业高手PK业余高手,规则就是让2子。

阵中恼起了老将军丁学博。他虽年事已高,毅然出战,结果又被打到让2子。

至此,南京之战,江南高手尽墨。

王濬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

当然,上述几战是陆续完成的,不是同一地点。但大致情况如上文。

我常常想,古龙的《浣花洗剑录》里,东瀛刀客孤身打败中华群雄,是不是就是从这一段抄来的?

六、

金陵之败,让国人彻底傻眼了。

打仗打不过小日本,咱认了;但是连下棋都下不过小日本,我们不服啊!

一个围棋的发源地,一个涌现过顾师言、黄龙士、徐星友、范西屏、施襄夏、无崖子、段延庆、鸠摩智等围棋大师的煌煌大国,现在居然衰到这种水平了?

国人试探着问高部道平:“喂,听说你们岛国的职业棋手都是有段位的,就好比俺们丐帮有布袋,想必您一定是个九段高手啰?”

高部道平吓了一跳:“九段?你们想吓死俺是吧?别害俺回去被师父师兄们笑话啊!俺只是个四段好吧!”

国人不解,猛揉脑袋:“四段是个什么档次?”

高部道平连连摇头:“这么说吧,在俺们那疙瘩,五段以上才能算是高段啊!”

他还说了一段让国人如雷轰顶的话:

“俺们岛国的围棋,高手如云,奇才辈出。最猛的门派一个是‘本因坊’,一个是‘方圆社’,相当于明教和少林派;俺充其量也就是‘方圆社’的一般水平,也就和你们全真教里的什么尹志平、赵志敬之类差不多。说句不中听的,你们的高手到了俺们那里,弄不好也就是个鹿清笃啊!”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过了好久才有人问:“有什么办法可以见识一下你们的真正高手呢?”

高部道平抓耳挠腮:“要不,你们凑点钱,俺试试看能不能把俺大哥——广濑平治郎六段请来?”

“凑钱!马上凑钱!”段祺瑞一把揪住两个最有钱的土豪朋友——中国银行总裁王克敏和大富豪李律阁,“一定要把广……广那个什么六段请来!”

七、

广濑平治郎六段一听,你找爷?爷来了!

他带来了更残忍的真相——面对高部道平,张乐山等还勉强可以只受让2子。但面对广濑平治郎,中国高手统统被让3子,还是输的多。

至于段祺瑞自己,对阵高部道平都要被让5子,对广濑平治郎估计要被让7子、8子了。

可以想象,当时中国围棋人的心情。

就像你闭门造车,苦练多年,自以为天下无敌,兴奋地跑到终南山上去挑战王重阳,结果被第四代弟子一掌KO,连丘处机、尹志平的面都没见到。

换了是你,你什么心情?

当时围棋圈几乎所有人都产生了同一个念头:俺们的棋,可不能再这么下了!

人家岛国的围棋改革创新已经几百年了,俺们还在把两千年前的“座子”当宝贝。这种棋能不输才见鬼!

当时一个叫李子干的人,目睹中国围棋惨败,愤懑而感慨地狂写了十首《咏棋》诗,有一首是这样的:

“古法拘泥计本疏,兵情顷刻不相如。赵家十万长平骨,误在将军读父书!”

我们国家的好多改革都是吵来吵去的,但是在当时围棋改革的问题上,大家出奇地一致。

因为围棋可以分胜负。你要搞文学改革,肯定有人和你吵:凭什么新文学好,旧文学坏?凭什么不学老祖宗的要学人家的?但是围棋不太存在这个问题:不服是吧?不服你出来走两步?

八、

从此,围棋学日本掀起一大波高潮。1917年,段祺瑞送青年顾水如赴日本学棋;1918年,段祺瑞等促成“方圆社”棋士广濑平治郎访华;1919年,又促成日本青年高手濑越宪作访华;同年年底,邀请日本第一高手本因坊秀哉访华,震动一时——被鹿清笃打倒的国人,终于算是真正见到王重阳了。

到了1928年深秋,史诗般的一幕出现了。14岁的福州青年吴泉东渡日本学棋,历经磨难,终成为一代宗师——吴清源。

当然,吴清源的成功,是日本围棋圈里的事,不代表中国围棋的崛起。我们超过日本仍然是后来的事。

近百年后的今天,日本人的围棋玩不过咱们了。咱们现在派一批90后去,都能把他们的九段杀得稀里哗啦。

让我们的目光穿越百年时空,重回到当年那块棋盘上。在微弱的光芒中,仿佛又看到了“臭棋篓子”段祺瑞,他正被高部道平杀得大败,底裤都输掉了。

我经常想,段祺瑞这种旧军阀怎么没有把桌子掀了,怒吼一声:“老子不下了,走,上街砸日本车去!”


作者: 

六神磊磊


16 Jan 2015
 
评论(1)
 
热度(4)
© 諸相非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