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所有相 皆是虛妄 若見諸相非相 即見如來
 
 

我也是偶然成为你父亲

薯片和牛肉干是儿子所喜欢的,百吃不厌,经常藏起来。他说,要想起来就能吃到,一醒来就能吃到。

我跟他说,分享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他说,他喜欢自个儿吃,谁谁谁吃东西都不给他吃……我又给他讲了很多道理,他依然不改。

正好那阵子他换牙,我告诉他一句老话:众人吃,喷喷香;一人吃,烂牙床。把他掉牙与吃独食联系起来,这一招起了作用,因为他觉得牙齿掉了很难看。

可换牙继续,他委屈地说:‌‌“我没有偷吃啊!‌‌”看他可怜巴巴的样子,我就把换牙的真相告诉他了,并表扬他是个大方的孩子,说懂得分享的孩子人见人爱。

有一天我在家里招待朋友,酒过三巡,儿子忽然跑进房间抱出来一瓶酒。那是一瓶放了近10年的酒,此前我跟他说过,这瓶酒很珍贵。

他把酒放在桌上说:‌‌“爸,这是瓶好酒吧?‌‌”我说:‌‌“是啊。‌‌”他说:‌‌“好东西要和朋友分享。‌‌”

这让我有点脸红。朋友一开始不肯让我打开这酒,当听了我和儿子有关分享的故事后,不再阻止……

想一想,当我们要求孩子不自私时,自己是否做到了真正的慷慨?

3岁之前,儿子一直和我们睡在一起。3岁前的一个月,我们开始给他做工作,说生日那天起,要和他分床睡。

举了很多例子,终于,他答应了,不过有条件,床头得有一盏长明灯、一把玩具枪、一个布浣熊……当然,这些都得到了满足。可生日那天晚上,他变卦了,无论如何都不肯一个人睡,最后哭了,恼怒了。

他是这样说的:‌‌“为什么我一个小孩要一个人睡,你们两个大人要睡一起?‌‌”

我说:‌‌“爸妈都是睡在一起的。‌‌”他不依不饶:‌‌“睡在一起干什么?‌‌”我说:‌‌“睡在一起不干什么啊。‌‌”他说:‌‌“不干什么,为什么睡在一起?‌‌”

最后,我们妥协了,决定我来陪他睡。他说,不许我半夜跑了。我答应了。好不容易哄着他睡着了,给他压好被子,离开,定好闹钟,在凌晨5点钟再去陪他。

他早晨醒来第一句话会问:‌‌“你一直都在这儿吧?‌‌”我说:‌‌“是啊。‌‌”

这样持续了将近一个月,他好像慢慢适应了。元旦那天晚上,我问他有啥新年愿望,他说,他要发明一个东西把我整傻,这样半夜我就不会跑了。我笑了,他也笑了,说:‌‌“爸爸是个骗子。‌‌”

我们要求孩子诚实,可自己有时候却是骗子,好多问题我们无法回答,只好无能地说:‌‌“你长大了就知道啦!‌‌

孩子让我们明白自己有那么多难言之隐,那么为什么孩子就不能拥有秘密?

儿子在草坪上奔跑,我喊他回来,说:‌‌“小草有生命,你这样会把小草踩痛的。‌‌”他问:‌‌“那小草怎么不喊痛啊?‌‌”我说:‌‌“小草不会说话。不仅小草,小鱼也不会说话,但它们都有生命,不要伤害它们。‌‌”他似懂非懂地点头。

家里的下水道堵了,我用了各种法子都没有通好。后来就去菜场买了几条泥鳅,准备派它们去疏通下水道。儿子见了泥鳅,要我把它们养起来。我哄他说,先让泥鳅去办事,等它们把水管弄通了,就给他养着。他想了想,答应了。

当然泥鳅一去不复返,下水道也通了。儿子就站在下水道那里,等泥鳅出来。他问我:‌‌“爸爸,泥鳅还没有下班?‌‌”我说:‌‌“没呢。‌‌”他说:‌‌“几点下班?‌‌”我说:‌‌“7点。‌‌”他想了想,就玩别的去了。晚上新闻联播开始时,他一下就冲到下水道那里,说:‌‌“泥鳅下班了!‌‌”等了很久,泥鳅没有回来,他就哭了,说:‌‌“天黑了,它看得见吗?‌‌”我说:‌‌“泥鳅不会回来了。‌‌”他问:‌‌“泥鳅去哪里了?‌‌”

我的心就那么一动。我知道泥鳅去了哪里,可我没有像他一样关心泥鳅的命运。

后来我告诉他这些泥鳅的确切去处,他问:‌‌“那你为什么不爱惜,它们是有生命的啊!‌‌”我无言以对。

孩子一天天长大,问题也一天天多了,比如乱花钱。有一回,放在桌子上的50块钱不见了,我们到处找都没有找到,问儿子是不是他拿了。他吞吞吐吐地说偷偷拿过一次钱,是5块的,买零食吃了,但桌子上的那50块绝对没拿。

我当然不相信,朝着他的屁股来了几巴掌,再问他是不是拿了。他还是说没拿,真的没拿。虽然他没再遭皮肉之苦,但我心里想,这事一定是他干的。

没几天,却在狗窝里找到50块钱,这让我不安,冤枉儿子了。于是,给他平反,向他道歉。

他说:‌‌“光道歉是不行的,我得打你的屁股啊。‌‌”我想了想,趴在沙发上,让他打。这让他高兴坏了,打一巴掌,傻笑一阵。

那一刻,他的情绪得到了释放。在他眼里,爸爸是个庞然大物,但现在他可以打爸爸的屁股,也许这就是平等。

一个人成为一个人的父亲,是那样的偶然,但他的一生因此而改变。他死心塌地像石头铺在地上那样,垫起孩子愿望的脚尖。

我们陪伴孩子、滋养孩子,他们同样陪伴、滋养我们。我们教育他们,更需要接受他们的教育,因为他们拥有世上最美好的心灵。


作者: 

南在南方


12 Dec 2014
 
评论
 
热度(6)
  1. hf_lu諸相非相 转载了此文字
© 諸相非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