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所有相 皆是虛妄 若見諸相非相 即見如來
 
 

老萨说史111:血战台儿庄-上(5/5)

敢死队队长仵德厚

28日黎明,日军主力63联队已经全部赶到台儿庄一线。他们立即以两个多步兵大队为主力,开始对台儿庄进行第3次猛攻。

此次日军使用兵力远远超过之前,攻击的强度猛烈了数倍。

63联队火力极为强大,光是配属部队的重武器已经相当惊人,包括:

独立重机枪第10大队;
轻装甲车第10中队;
中国驻屯旅团战车队之临时战车中队(12辆);
野炮兵第10联队之第1大队;
野战重炮兵第2联队之第1、第3大队;
中国驻屯旅团炮兵联队的1个小队(15 公分口径榴炮2门);
工兵第10联队的1个小队等等。

这里不提30辆助战的坦克和大量重机枪,单单炮兵部队与进攻日军步兵相比,已超过1:1,甚至超过最重视炮兵的苏军的配属程度。

由于日军已经控制北门,大部队源源不断冲入庄内。

184团连同仵德厚,王范堂在内的各股国军,在王震团长率领下,同日军进行最为惨烈的近距离肉搏战。

由于日军认为台儿庄内并没有多少国军,根据一般常识最多1,2天就可以攻下来。

所以日军攻击非常猛烈,仅仅28日一天前后冲锋高达7次,国军奋力抵抗。

台儿庄毕竟只是一个庄子,能有多大。

现在庄内冲入2000多名中日士兵,自然到处都是混战。

由于战斗很乱,很多国军士兵已经无法跟军官联系上,只好自发的死守。

日军重炮如雨点一样落到台儿庄内,庄内1000多座砖石房屋几乎瞬间就被摧毁,还留在庄内的少量老百姓都被炸得血肉模糊。台儿庄战后没有留下一间完整的房子,现在台儿庄基本都是战后重建的。

日军开始沿着台儿庄的街道冲锋,国军在街上挖有战壕,或者在民房的断壁上架上机枪,对冲锋日军猛烈扫射。

日军虽然有重武器的优势,但一旦进入这种几十米距离,重武器就用不上了。这些冲锋进来的日军被国军机枪一排排的打倒在街上。

日军急了,立即改变作战方法,他们一面用重机枪和掷弹筒压制国军机枪火力,一面在沿街房屋的墙壁上打洞,用房屋掩护自己前进,这样伤亡能小一点。

但国军以小分队防守每一栋房屋,日军刚刚在墙壁上打出洞口,国军立即向洞口猛烈射击,投掷手榴弹,甚至用刺刀向日军洞口那头猛捅。一旦日军冲入房屋,两军一般仅仅相聚十几米甚至几米。

这种距离步枪已经没有用处,手榴弹也无法投掷,国军挺起大刀和他们肉搏。

由于房屋内部一般狭小,有时候刺刀和大刀施展不开,很快国军和日军就扭打在一起。

双方士兵互相掐脖子,挖眼睛,猛烈拳击踢打,有些人甚至互相撕咬。

由于日军士兵普遍身体较好,有些国军刚入伍的士兵肉搏不是他们对手,往往被日军压在身下。打红了眼睛的国军士兵就拉响自己身上的手榴弹,有的甚至直接拉响日军身上的手榴弹。

庄内到处都是喊杀声,血流成河,刀光剑影,如同一个四处流血的地狱。

日军一度攻入台儿庄防御的王震团长团部仅仅五六米处,但再一次被国军击退。

此次战斗中王震团长再次拿起轻机枪扫射,其实这种时候已经不分官兵了,能拿枪的都必须拼命。

激战中王震团长被一发子弹击中,并没有遭受致命伤,只是已经不能继续指挥部队作战。团长的职务由副团长王冠五代理。

王冠五和团长王震一样,是一员猛将。

对于那天作战的惨烈程度,当时孙连仲第2集团军30军31师副师长屈伸回忆:早饭前后,日军由东向西,全力对我压迫。日军用的是掷弹筒,步兵小炮,我方除几门迫击炮外,主要靠手榴弹。在敌人掷弹筒发射时,我军利用掩体保护自己。等到炸弹爆炸一停,立即跳出掩体,投掷手榴弹阻止敌人前进。等到敌人到达肉搏距离,我军一个个生龙活虎般的涌向前去,连长营长都身先士卒。所以敌人每占领一座房子都要付出巨大代价,除非我军守军全部战死,不然是不会放弃一寸阵地的。但在优势敌人的炮兵,步兵小炮,机关枪火力掩护下,28日我军阵地有所缩小。

在两军激烈肉搏的时候,日军重炮就无法有效射击了,因为稍有偏差,就炸死自己人。

而日军飞机也在台儿庄上打转,由于中日两军黄色和灰色制服混在一起,日军飞机无法投弹,只能不断俯冲然后再拉起(日军是黄色军服,西北军是蓝色)。

这样一来,日军重武器就无法发挥优势,国军挽回一些劣势。

但这种打法,火力占劣势一方的国军的损失也相当惨重。

经过这几天激战,日军伤亡大,防御台儿庄的池峰城第31师损失也很大。短短4天内,池峰城的4个主力团已经伤亡约2800人,超过了2分之一。

由于伤亡较大,池峰城将全师缩编为3个团7个战斗营。冲入庄内的王范堂7连经过激战,130多名官兵仅剩57人,一同冲入的8连更是全军覆没,只剩几个伤员。

鉴于战局险恶,集团军司令孙连仲为了方便指挥同时鼓舞士气,将他的集团军指挥部推到作战第一线,也就是台儿庄以西2公里的一个小村子。

这么近的距离,不要说日军的重炮,就是75毫米山炮野炮也可以毫不费力的打到,甚至日军侦察部队也随时可能摸过来,这是相当危险的。

当时对集团军司令部有严格要求,就是必须距离前线至少40里。

孙连仲之所以把指挥部放到这样的前线,主要表示同部下共生死的意思,这对于一个位极人臣的集团军司令来说,是相当了不起的。

28日,在城内防御的王震的184团死守的情况下,城外的池峰城另外3个团也拼死阻挡日军侧翼的包抄。当时这几个团阵地上,每天至少被炮击7000发炮弹,到处都是一片火海,血肉横飞。

不过这几个团并不能撤退,因为他们必须全力阻挡日军试图进入台儿庄内的后续部队。只要他们在台儿庄外死守,日军就必须分兵进攻他们,不能将全部兵力用来进攻庄内的184团。

但只要他们3个团坚持不住一退,日军所有主力都会立即涌入台儿庄,所有重武器也会全部向台儿庄发射,那么庄内的王震184团就算有三头六臂也绝对抵抗不住,等待他们的就是必遭歼灭的命运。

由于火力远远不如日军,这几个团也是在200米内才开火,甚至直接挥舞大刀冲上去肉搏。这样日军的机械化和火力的优势无法发挥,双方陷入惨烈的近战。

激战到28日,城外3个团中的185团伤亡超过1000人,团长王郁彬也负伤,3个营长有2个受重伤。

在28,29日的激战中,庄内国军工事大多被日军摧毁,台儿庄内1000多间房子完全被打烂。坚固的台儿庄砖石寨墙也被大炮轰出无数缺口。

在这种情况下,国军依靠庄内的残垣断壁,在墙壁上凿出射击孔和小洞(投掷手榴弹),和日军血拼,每个房屋都坚持到最后一个人。

中日两军在这种弹丸之地拼死对攻,往往两军就相隔一个房子。为了争夺一间房子,往往两军连续反攻二三日,至少伤亡数十人。为了争夺1个小巷,就能牺牲1,2连甚至1,2营。

台儿庄到处都是中日两军战死士兵的尸体,整个庄子到处都是血污,整个寨子成为血城。

这种激战中,对于军纪一定要严格执行,稍有犹豫,就会导致士气的严重受挫。

于是孙连仲下令将作战不利的老部下旅长侯象麟撤职,将临阵脱逃的营长张某枪毙(这个营长是跟随孙连仲多年的老部下)。

国军如此拼命,精锐的日军也吓破了胆子。很多日军在夜晚借口弹药不足退出台儿庄,实际上主要是怕国军的夜袭。因为夜袭太危险了,日军武器装备再好,也不能保证自己下一秒钟还有性命。

激战到29日晚上,日军已经控制了三分之二的台儿庄,尤其控制了台儿庄内位置最高的文昌阁。

日军在文昌阁上可以看到整个台儿庄的情况,可以从容指挥炮兵对国军固守的阵地进行精确炮击,威胁非常大。

当时受伤的团长王震同代理团长王冠五商量,如果这样守下去,不被日军步兵打光,也被日军炮兵轰光。

反正都是死,还不如乘着夜色主动进攻,打日军一个措手不及。

王冠五团长组织了一支72人的敢死队,摸黑发动了对西北角日军的突袭。

日军经过苦战占领了大部分台儿庄,他们认为国军肯定会赶快撤退了,不然就会被他们合围歼灭。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就这点国军还敢突袭,一时间日军全军大乱。

国军72人经过苦战,将西北角的日军全部歼灭,还活捉了4个。

当晚72人中殉国14人,幸存58人。

仵德厚也是这72人中的一员,他带进来的40名敢死队员中,还活着的大部分都参加了这次的敢死队。

仵德厚命沙纪成排长率敢死队向城角的敌人发起进攻,沙纪成率领的敢死队杀声四起,声震云天。但固守几座房屋的日军拼死抵抗,枪弹如雨点一样射过来,敢死队被拦截冲不过去。

沙纪成见状,让部下暂时不要冲锋,要抓住时机再冲。他乘双方火力交织、烟雾弥漫之际,手持大刀,腰束手榴弹率敢死队迅速攻到了日军占据的几座房屋下。敢死队员把集束手榴弹投入房屋内,炸得敌人乱喊乱叫,接着勇敢的冲入房屋肉搏。

排长沙纪成奋勇当先,第一个冲入房屋,却被一发子弹击中面部,当场殉国。随后敢死队员手榴弹、轻机枪齐发,最终将几座房屋内的日军全部消灭。

此战结束后,仵德厚一开始带进来的40名敢死队员中幸存的,又伤亡大半,连仵德厚在内仅有3人受伤幸存。这一天的战斗中,紧跟在仵德厚身边战斗的6名连长、排长,均在激战中阵亡。

由此,日军在29日晚上仅仅占领台儿庄东部,也就是全庄三分之一的地域。

当时庄内已经样子大变,房屋基本全部被炸毁,到处都是双方士兵的尸体。

30日晨,日军濑谷支队的另一个联队,也就是第10联队与旅团下属的坦克部队从峄县分两路攻向峄县东南的台儿庄。虽然该部沿途遭到守军的连续阻击,仍然在30日21时30分到达台儿庄以西约6公里的范口。

在台儿庄内东部地区的敌第63联队知道援兵将至,在空军支援下,再次连续发动猛攻。

他们的100多人冲入台儿庄西北角,并且携带两门步兵平射炮。

日军在平射炮的掩护下,强攻一所所国军固守的房子。台儿庄的房屋毕竟是民居,无法经受平射炮的连续轰击,日军一举攻陷台儿庄西部。

对日军的这次进攻国军已经有所预料,他们用麻袋,家具,木箱装入沙土组成街垒防御。同时孙连仲命令城外182团派一部兵力隐蔽在台儿庄内日军和庄外日军必经之路。

182团组成一支近百人的精兵,乘夜色摸到城外日军坦克残骸处伏击。

第二天一早就抓住一股日军增援部队,将其全部击溃,阻挡了日军的部分援军。

庄内守军184团此时已经不剩多少人,防御能力开始减弱。

此时师长池峰城却认为不能等日军进攻,必须先发制人。他命令再次立即发动反攻,国军全线出击,城内几百日军措手不及就被国军攻到近处,平射炮已经无法使用。

经过几小时激战,日军被歼灭一半,可惜剩余日军兵力很多,他们架起重机枪死守。

在30日一天战斗结束后,日军占据了西门大部分地区,距离西门防御的国军胡金山营长的指挥部仅仅50米距离,两军阵地犬牙交错。

3月30日,国军空军部队也配合了这次作战,出动了3架轰炸机,攻击峄县之敌,共投弹22枚。虽然起到的作用有限,但大大鼓舞了国军的士气。

也就在当天一部日军在晚间攻占到庄南的运河北岸,台儿庄守军的退路被切断。由此,日军已经占领了台儿庄二分之一的地区。

台儿庄内部和侧翼都遭受日军猛攻,战况非常危急。

李宗仁怕孙连仲顶不住,随即在3月29日晚间下令,命令汤恩伯的第20军团南进,配合孙连仲的第2集团军围歼台儿庄内及附近之敌。

汤恩伯第20军团立即南下,准备以关麟征第52军从北面包围了台儿庄,对泥沟车站以东、台儿庄东北约15公里的官庄、河湾、大庄、马庄、陶墩、沙江凹一线进行攻击。

汤20军团的指挥所亦由四户移向西北的横山镇(兰陵镇东南)。

由于30日战斗的大胜,国军士气高涨,到了晚上,阵地上不觉传出一片歌声: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前面有英雄的义勇军,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

【注】这首歌的三个版本:

抗战结束之前这首歌是:前面有英雄的义勇军,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
抗战结束后到国军败退大陆之前是:前面有英雄的中央军,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
国军败退大陆以后是:前面有英雄的八路军,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

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失守,亡国的条件,绝不能接受。

【注】这首歌叫做《牺牲已到最后关头》,全文为:

向前走,别退后,
生死已到最后关头,
同胞被屠杀,
土地被强占。
我们再也不能忍受。
我们再也不能忍受。
亡国的条件我们决不能接受,
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失守。
同胞们。
向前走,别后退,
拿我们的血和肉,
去拼掉敌人的头,
牺牲已到最后关头,
牺牲已到最后关头。

困守庄内的日军虽然听不懂歌词的意思,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唱歌,也就表明国军根本无谓生死,日军士气受到很大打击,很多日军从此萎靡不振。

汤恩伯的20军团第2师和第25师在野炮一个营的配合下,已经开始向日军发动进攻。激战到30日,汤恩伯军团已经顺利攻占了日军放在台儿庄外围的支点北大窑,北洛等等。

本来这样打下去,台儿庄附近的濑谷支队就凶多吉少了。

就在此时,一个令人震惊的情况出现了。侧翼的陈大庆第4师在向城突然同西进的坂本支队遭遇,两军发生激战。

当时由于汤恩伯部通讯有些问题,这个情报一时间送不到20军团指挥部。陈大庆紧急命令一个传令兵骑着自行车冲到汤恩伯的指挥部,汇报了这个紧急情况。

根据情报,坂本支队至少有4个步兵大队,2个炮兵大队,总兵力也接近一万人。

这样一来,等于汤恩伯的南边和东边北边都出现了日军,而且总兵力超过2万5000人,实际上等于汤恩伯军团处于被三面夹击的不利局势。

汤恩伯大吃一惊,因为他正在准备南下,如果自己不顾坂本支队南下,反而会被日军切断补给线,并且被日军包抄了后路。

由此,汤恩伯暂时停止了进攻的步伐,这样一来,台儿庄的局势又急转直下了。孙连仲的3师被日军1万多人的攻击下,本来已经坚持不住,就等着汤恩伯军团赶来救援。现在汤兵团被迫停止了前进,那么台儿庄就非常危险了。

【注】

敢死队队长仵德厚在抗战中立下很多战功,他率领的台儿庄40人敢死队,此次战役后仅剩3人。台儿庄大捷后,第六战区副司令长官、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亲自来到台儿庄城外,为仵德厚授予金质“甲种一等嘉禾奖章”、华胄荣誉勋章、宝鼎二等勋章。

仵德厚在抗战曾经受伤三次,都侥幸没有死。随后的国共内战中,仵德厚效忠国民政府,在太原战役中坚持到最后一刻,战后被定为战犯。仵德厚先是被关押了10年,然后又被强制在一个砖窑劳动了17年(不允许回家,等于变相劳改),直到1975年才得以回家和家人团聚,当时他的父亲和妻子已经去世。之后已经65岁的仵德厚在老家农村靠放羊和做砖窑工人生活了30年,生活极为贫穷,勉强糊口。仵在晚年有多种疾病,都无钱医治。由于白内障,他的一只眼睛失明。他还患有严重的前列腺疾病,因为没有钱根治,一直吃一种很便宜的药,吃完就昏迷几个小时。

日本战后尽量善待了他们作恶多端的老兵,老兵的抚恤金待遇具体如下:

1、对每个参加过战争的老兵和阵亡者家属一次性给予2.2兆日元的战争抚恤金(约20万美元)。

2、战后58年来,每年以“慰问阵亡者家属”的名义向阵亡者家属每人支付30万日元抚恤金(人民币2万多)。

3、战后58年来,分五次以“特别慰问阵亡者家属”的名义向阵亡者家属支付特别抚恤金。其中最大的一次是1995年,向阵亡者家属支付了每人180万日元(14万人民币),共计5238亿日元的抚恤金。

4、对于仍然在世的老兵,日本政府给予每人每月12万日元的“退役抚恤金”,每人每月5万日元的“战争补贴”,每人每月3万日元的“恩给”(“恩给”由天皇支付),总计每人每月共约20万日元,一年也就是(人民币20万元)。

5 、每年日本厚生省(相当于中国的民政部)会向仍然在世的老兵支付“厚生年金”每年分两次发放,共计35万日元(人民币3万元)。

关键字:
新抗战系列
老萨说史
台儿庄
仵德厚
栏目:
史海漫步
作者:
萨沙

18 Nov 2014
 
评论
 
热度(1)
© 諸相非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