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所有相 皆是虛妄 若見諸相非相 即見如來
 
 

“大大”、“麻麻”与口欲期人格

经由“习大大”与“彭麻麻”的和睦、恩爱、风度,子民们也获得“天朝上国”、“万邦来朝”的快感。

近日,在网络上和朋友圈,“大大”、“麻麻”的声音蜂拥而来,起因是2014年11月10日晚,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在北京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举行宴会。晚宴开始前,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与各经济体领导人夫妇集体合影,拍摄一张具有浓郁中国特色的亚太大家庭“全家福”照片。有种眼神叫做“爱你就要望着你”,APEC上的发生的温暖一幕让广大广大网友产生共鸣。人民日报微信号发布博文《有一种爱叫习大大和彭麻麻》

对于人民日报的这种做法,作家@北村批评说:“开一个P会,路人禁行,死人禁烧,天下齐喑,像古皇帝出巡百姓回避一样;还又是万邦来朝式的颂扬,又是皇家样式餐具的联想;连官网也不甘落伍,一通大大、麻麻的叩唤,仿佛听到了清宫戏里的称呼:阿玛、额娘。这啥路数?这此形势很快有人劝进称上,中华第三帝国即将出炉!”可批评的声音实在阻挡不了叫“大大”、“麻麻”的潮流,不但@攀枝花日报@佛山日报@半岛晨报@新闻晨报等媒体官微转发了这条微信,而且媒体人也多跟风而上了,@主播李湘称“习大大和彭麻麻”是“全民偶像”,@李佳佳Audrey 称“彭麻麻陪太太团参观艺术展的新闻如今都排在新闻联播次头条,时长三分多啊~”@雷希颖说:“在这个高喊‘不再相信爱情’的时代,习大大与彭麻麻最好的诠释了‘爱情’的真谛!啥叫老夫老妻感情好?习大大和彭麻麻告诉你: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彼此就有暖暖的感觉,那就是真爱──这爱就叫作习大大和彭麻麻!看完这些图眼睛都忍不住湿润了。”

很显然,官方这次推出“彭麻麻”与之前的“习大大”对应,具有一箭双雕的效果:一是,用女性的温柔化解习之前的一些暴戾之举引发的怨恨;二是,巧妙的用家庭价值认同来包装政治认同。不管民众是真的被家庭温暖感动,还只是戏谑,只要将“大大”、“麻麻”挂嘴边,就已经或多或少对政权有了进一步的认同。他们也许并不认同习在APEC期间的一些举措(比如停工、限行、制造虚假的APEC蓝,享受万邦来朝的虚荣),为何却被这种官方传播俘获、加入大合唱了呢?很多时候,我们认为自己只是“从众”,“好玩”,“与人为善”,可潜意识里却恰恰说明,喊“习大大”与“彭麻麻”很可能是弗洛伊德所说的“口欲期人格”。

弗洛伊德认为,人格的发展,主要是本能的发展,本能的根源在于身体的紧张状态,多集中在身体的某些部位,称为动欲区。动欲区在发展的早期是不断变化的,首先是口腔,其次是肛门,然后是生殖器。每个时期都有与性有关的特殊的矛盾冲突,人格的差异与个人早期发展中性冲突解决的方式有关。如果某一时期的矛盾没有顺利解决,性的需求没有满足或过度满足,儿童就会在以后保持这个时期的某些行为,即“停滞现象”。“停滞”与“退行”是紧密联系的。所谓“退行”是指当个人受到挫折或焦虑时,他就会返回到早期发展阶段。

刚出生的孩子是“自我中心”的,他们并不能区分自己和外部世界,加之成长完全依赖父母,并能得到尤其是母亲良好的照顾和关爱,存在着自己即世界、自己即上帝的错觉和假象,故而“吃”的手段除了满足自己对食物的需要外,还表达着“将被吃的事物与自身融于一体,真正使自己获得其滋养”的愿望。这种假像的破灭始于婴孩与母亲的分离──当他们发觉母亲的行动,尤其是母乳的供给不能由自己完全控制时,他们会本能地以哭闹、咬母亲的乳头等方式发泄自己的焦虑和愤怒,然而这并不能阻止断乳和母亲陪伴程度的减少,于是他们将体会到生命中的第一次“哀伤”,即“母亲与我是不同的,她不受我的控制”,并借此完成对人我的区分,并开始形成“自我”的概念与意识。

关爱使人开始成长。来自父母和外部世界的关爱使婴儿感觉到自己被期待、被需要,“基本焦虑”得到缓解。缺乏足够的关爱,婴儿就会感到自己是多余的、不受欢迎的,内心将充满焦虑与恐惧。

人的第二个发展阶段是肛欲期。这一时期的孩子,能够区分人我,将要学会区分物我。外部世界变得更加复杂,进入他们生活的人会更多。父母不再无条件地给予和关爱,取而代之的是纪律、规则和由此产生的控制感。孩子最先要学会控制的是自己的排泄,体会到自己可以控制、影响自己的行为。

很遗憾,中国的父母和幼儿园老师在这一时期既显得严格的,又过于放纵。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他们并不遵循固定的、有序的规则,而是以皇帝对臣民的方式,或溺爱放纵,或严格约束,任意进行且凭个人喜怒为多,身体力行更远远不够。在这种忽左忽右、没有特定规则的成长环境中,孩子很容易感到无所适从,即他所做的一切,仅仅是对权威的服从甚至取悦,这会剥夺成长必须的独立感和安全感,使他们被迫再次依赖(父母),从而被打回口欲期并形成同样的固结。

所以,口欲期人格的特点是什么?首先是通过吃来补偿自己,这不只是体现为吃东西,也体现为“吃得开”,“里外通吃”,即为了满足自己不遵守法律和规则,腐败、走后门都是了;其次是,通过“哭叫”来撒娇,寻找父亲或者母亲替代,比如喊“习大大”与“彭麻麻”,不只是觉得他们夫妻和睦,而是觉得像自己的精神家长,甚至是民族共同体的精神偶像,经由“习大大”与“彭麻麻”的和睦、恩爱、风度,子民们也获得“天朝上国”、“万邦来朝”的快感;最后,口欲期人格如果得不到欲望满足,就会用嘴“骂”,乃至“咬”,他们对待他人的基本方式是敌对、抗拒,他们也会打架,但做不到打完就了结,而是“打一架结一辈子仇”,从近来网友对安倍“不远万里来丢人”的挖苦看,这种口欲型人格还真不少,而且还真的挺合当局胃口。有句话叫什么来着,“有什么样的统治者就有什么样的国民”,反过来念也成立。


作者: 

边界



17 Nov 2014
 
评论
© 諸相非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