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所有相 皆是虛妄 若見諸相非相 即見如來
 
 

刘仰:废奴的真正原因是财富,是钱

1888年,巴西宣布废除奴隶制。由欧洲人带到美洲的奴隶制,猖獗了近400年后,终于在美洲寿终正寝。如果从早先海地革命第一个在美洲废除奴隶制算起,美洲废奴的过程历经将近90年。为何“没有文化”的海地黑人能够这么早就觉悟到奴隶制的非人性与不合理,而号称文明的白人却要不情不愿地拖延废奴的时间这么久呢?

为何废奴主张早就提出,一直要拖到很久以后才真正落实呢?

关于欧洲人为何废奴,以及废奴的过程,有多种论述论著。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即便了解了欧洲废奴过程的整个历史,也不一定能搞清真正的内核。一个普遍的说法是,废奴是因为启蒙运动带来的“人人平等”等人权主张的结果。从理论上说,这种观点有一点道理。但是,从事实层面上说,这种观点站不住脚。如果废奴是基于“天赋人权”的理念,为何法国没有成为最早的废奴国家?美国《独立宣言》那么美妙地描述了每个人从上帝那里获得的权利,为何要等建国近90年后才废除奴隶制?而且,为了反对废奴,美国多少白人不惜同室操戈!

必须明确指出,启蒙运动产生的包括人权在内的一系列观念,在废奴过程中只起到很有限的作用,而不是决定性的作用。

海地独立后,长期、频繁出现独裁统治者,可见海地的这些独裁者,对于启蒙思想并没有认真领会、接受。但是,没有一位海地的独裁者提出恢复奴隶制。相反,法国大革命以后,将启蒙思想作为旗帜的欧洲人,却试图在海地恢复奴隶制。

法国是启蒙运动的主要力量,从表面上看,法国也确实是第一个宣布废除殖民地奴隶制的欧洲国家。1784年,法国雅各宾党人宣布在所有法属殖民地废除奴隶贸易,这使得法国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口头上的废奴国家。其背后的原因是,当时法国很多殖民地都被英国接管了,法国表面上宣布废奴,不过是想给英国增加一点麻烦。

这个废奴声明没有任何实际作用,只是表面文章而已。当时海地还在法国手中,海地革命还没有爆发。经历了启蒙运动的法国,自由、平等、民主、人权等口号喊得令人热血沸腾,废奴的声明也公布了,海地的奴隶制却毫发未伤。

等到拿破仑崛起后,法国重新获得了大量殖民地,原先废奴的声明变成一纸空文,法国立即恢复了奴隶制。

1815年滑铁卢战役后,拿破仑失去了对法国的控制。也在这一年,英国在维也纳和会上提出倡议,希望促使欧洲各国同意废除奴隶制。事实上,在这个历史时刻,海地“野蛮、愚昧”的黑人已经废除奴隶制十几年了,美洲废除奴隶制的独立国家也有好几个了,欧洲“文明、智慧”的白人却还在为此勾心斗角。此时已经没有了拿破仑的法国,大搞暗箱操作。法国偷偷向英国提出,只要英国放弃这个提案,法国愿意送给英国一块殖民地。但是,被英国拒绝了。

英国在1833年最终宣布废除奴隶制,成为欧洲国家里第一个真正废除奴隶制的大国。丹麦早在1803年宣布废奴,比海地晚,比英国早。但是丹麦本身没有多少黑奴,丹麦废奴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在英国彻底废奴后,法国还在实行奴隶制。

1848年欧洲普遍爆发革命,法国再次宣布废除奴隶制。但是实际上,法国真正废除奴隶制是在十几年后。美国为了奴隶制而爆发南北战争,主张废奴的北方获胜。法国发现自己在奴隶制问题上没有了重要的同伴,不得不随波逐流了。而此时,美洲大多数独立国家,都已经废除奴隶制很多年了。

美国是一个民主制度的国家,天赋人权的口号叫得最漂亮。但是,为了是否废除奴隶制,美国打了整整4年的内战。相反,独裁国家俄罗斯,1861年一道法令,全部农奴获得了自由。相比之下,民主自由、天赋人权的理念在废奴问题上,远不如独裁的沙皇来得干脆。美国废除奴隶制后,世界上依然实行奴隶制的国家已经寥寥无几,美国是较晚废除奴隶制的国家。因此,欧洲废除奴隶制的根本原因并不是人权之类的漂亮口号。

启蒙思想为何对废奴作用不大?

启蒙思想对于废除奴隶制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对于维护奴隶制也同样帮助不小。这个现象的原因在于,启蒙思想的核心理念,至少对于废奴问题,是自相矛盾的。

崇尚理性和要求民主,是启蒙思想的两个重要元素,但是,非常遗憾,这两个东西与废奴毫无关系,反而有可能起到维护奴隶制的作用。理性与民主在古希腊就有,但是,古希腊理性的最高成就者,西方最伟大的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柏拉图都不反对奴隶制。亚里士多德说奴隶制是“天然的”、“有利的”、“公正的”。柏拉图说奴隶是理想社会的必要成分。因此,当启蒙思想从古希腊寻找到自己“欧洲制造”标签的时候,亚里士多德、柏拉图等人对于奴隶制的肯定,并没有遭受启蒙思想的批判。更进一步,直到今天,很多人一说起古希腊的民主传统就激动万分,但是,他们好像忘记了,古希腊就是一个奴隶社会,50%以上的人口都是奴隶。看不到这一点,就看不到西方民主传统从一开始就是实行双重标准的。充分肯定奴隶制的理性,是否能算作真正的理性,也令人怀疑。这种双重标准的传统,使得西方在近代大肆推行奴隶制的时候,很少有内心的罪恶感或愧疚感。

启蒙思想中另一个重要的概念“自由”,甚至成为反对废奴的工具。有人问,如果自由是不可剥夺的权力,那么,一个人有没有“自愿为奴”的自由?为了批驳这种观点,卢梭提出,必须剥夺这种“自愿为奴”的自由,从而强迫每个人成为自由人。在卢梭那里,由于面对奴隶制,自由必须由专制来保驾护航,那么,人还有绝对自由的权力吗?专制就是要选择奴隶制怎么办?这个自由的悖论就好比人们说,有没有“自愿为娼”的自由?有没有选择独裁的自由?因此,奴隶应该自由,奴隶 “自愿为奴”,这两个对立的选择都可以从启蒙思想找到依据。

启蒙思想还有一个要素就是平等,人人平等的概念应该是废奴最好的理论依据。然而很遗憾,事实并非如此。人人平等的概念来自于欧洲宗教。欧洲宗教基本上是同殖民者一起进入美洲的,因此,“人人平等”的概念通过传教士,很早就在美洲印第安人和黑人奴隶中传播。为什么在殖民统治近400年间,这个观念没有成为废奴的依据?

有一个大家很熟悉的说法,宗教是麻痹人们的精神鸦片。这个说法对于解释欧洲宗教参与奴隶制问题,是很好的回答。宗教教育奴隶们,“人人都是兄弟姐妹”,也就是说,奴隶主也是你们奴隶的兄弟姐妹,你们为何还要反对奴隶主呢?宗教在维护奴隶制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它教育奴隶要顺从,要服从上帝,因为奴隶制也是上帝认可的。因此,“人人平等”的概念,由于宗教的强大介入,不仅没有成为废奴的根据,反而成为维护奴隶制的工具。

小说《汤姆叔叔的小屋》被认为对于美国废除奴隶制起到巨大的作用。小说中的主人公汤姆为何死了?因为他接受了欧洲的宗教,相信奴隶主与奴隶是兄弟,所以他不肯逃跑,最终被奴隶主“兄弟”折磨致死。《圣经》里面对于奴隶的肯定,就是从亲兄弟开始的。

欧洲宗教还有一个特征,对于维护奴隶制也起到巨大的作用,这就是对于异教徒的态度。欧洲宗教对于异教徒,要么是杀戮,要么是敌视,要么是等级歧视。正是这种传统,使得文明的西方人,在被上帝庇佑的时候,屠杀印第安人、黑人毫不手软。杀都杀了,种族灭绝的事情也做了,奴隶制算什么?欧洲的宗教从一开始就具有双重性,欧洲人总是把宗教中好的一面留给自己,坏的一面留给别人,反正都是宗教许可的。

但是,启蒙思想另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反对宗教,为何也没能成为废奴的主要动力?欧洲宗教还有一个概念,人类都是亚当和夏娃的后代,这也等于说,人类各民族,不论白人、黑人都是同一起源,都是兄弟姐妹。本来,这个概念也可以成为废奴的依据之一,但是,两个原因造成相反的事实。第一个原因是上文提到的,宗教把兄弟姐妹的关系变成奴隶顺从教育的依据,消弭了奴隶的反抗意识。当然,这种局面是在不反对宗教的前提下出现的。那么,反对宗教的启蒙思想呢?启蒙思想认为亚当、夏娃的故事只是一个神话,而非历史真实。这个观点是符合科学的。由于推翻了亚当、夏娃的合理性,人类起源的一源论就被抛弃,结合启蒙思想多元化的特征,带来的结果就是人类起源多源论。人类起源多源论很快就被理解为,白人与黑人与印第安人与其它肤色的人种,有着不同的起源,这个结论立即成为通向种族主义的一条捷径。

但是,我们不能说启蒙思想对于废奴毫无作用。如果我们分析一下废奴的不同角度,也许能够更好地理解。废奴其实有两种情况,一是奴隶自己要求废除,二是奴隶主决定废奴。前者从海地开始,后者从英国开始。英国比海地晚了30年。我们必须承认,启蒙思想对于奴隶造反,对于自下而上的废奴,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对于奴隶主开恩的、自上而下的废奴作用不大。

1833年英国彻底废奴,我们应该看到这一事件的背景。当时,已经有很多殖民地国家在奴隶造反的大趋势下,由奴隶自己决定命运,废除了奴隶制,例如海地、墨西哥、秘鲁、哥伦比亚、玻利维亚等中美洲国家,还有智利等南美洲国家。这些原殖民地国家的废奴,都是在启蒙思想良性一面的影响下,由奴隶们自己决定的。而英国当时正想从衰落的西班牙手中,接过西班牙曾经拥有的殖民统治,废奴便成为英国取代西班牙最好的政治主张。再说,奴隶造反已经风起云涌,已经成为既定事实,英国如果不同意废奴,显然无法进入原西班牙殖民地,否则的话,英国也会成为像西班牙一样的造反对象。除非英国大力镇压奴隶造反,但那样的话,成本会很高。从这个意义上说,英国的废奴是被动的,是被奴隶们推着走的。

英国有一位著名的废奴政治家威伯福斯,他在英国花了50多年时间,不断提出废奴议案,被英国政界嘲笑为傻子。在一次对废奴议案投票的时候,全体议员离场,投票现场只剩下2人!其中一个就是他本人。因此,英国的废奴可以认为是大势所趋下的政治投机,作为奴隶主国家,英国的废奴与启蒙思想没有多大的关系。事实也确实如此。英国主张废奴之后,西班牙、葡萄牙很多殖民地落入英国手中,英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殖民地宗主国,照样剥削殖民地,换一种方式而已。

法国的废奴是在美国废奴之后,眼看孤立无援,只好被动接受。那就再看看美国。美国是最早的殖民地独立国家,但是,美国独立后,依然是白人奴隶主国家。随着美洲殖民地在海地革命后纷纷独立,美国在1822年,出台了著名的《门罗宣言》。人们在肯定《门罗宣言》的时候,似乎没有注意到,《门罗宣言》支持美洲殖民地独立,但没有支持废奴,美国自己也没有实行废奴政策。到了1861年,美国因为废奴问题打起内战的时候,美洲没有废奴的国家已经寥寥无几。因此,美国在废奴问题上,是落后于世界潮流的,是很不情愿的,是很无奈的。

把林肯看作废奴的重要领袖,似乎已经给人们造成一个误解:废奴是由于林肯才实现的。而事实上,从维护奴隶制的角度来说,美国是最顽固的白人国家之一。相比之下,英国为了要接管西班牙的殖民地,不得不早一点废奴;美国由于在发展新殖民地方面起步较晚,废奴才没有较早提上议事日程。要说的话,美国接受启蒙思想比其他欧洲国家都要彻底,但是,这并不影响美国心安理得地享受奴隶制。

美洲国家里,最后一个废奴的是巴西,巴西在美洲殖民地中比较特殊。巴西是葡萄牙殖民地,它的特殊性在于,宗主国把政权主体转移到了殖民地。1807年,法国入侵葡萄牙,葡萄牙王室流亡到了巴西,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何时能回葡萄牙,便把巴西当成王室的所在地。1820年,葡萄牙国内发生资产阶级革命,议会要求国王回国。国王回国前,预料到自己的命运可能不佳,便对儿子说,如果情况不妙,你就独立吧。果然,革命后的葡萄牙非常想获得巴西这个巨大的殖民地,但是,王子在巴西做着摄政王,葡萄牙插手不进,便要求王子回葡萄牙。眼看国王父亲回葡萄牙后,一点权力也没有,王子便按照国王父亲的交待,于1822年宣布独立,建立了君主制的巴西帝国。因此,巴西并没有成为像海地那样因造反而独立的国家,而是欧洲专制帝王转移到美洲建立的独立国家。正因为如此,巴西独立后,没有废除奴隶制,而是继续保持欧洲人的传统。直到1888年,巴西从欧洲带来的君主制面临生存挑战,才不得不废除奴隶制,试图以这个办法保住君主制。但是,已经晚了,1889年,巴西的君主制还是被推翻了。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启蒙思想有利的一面,鼓舞了黑人奴隶的造反,但常常被启蒙思想的白人“祖师爷”镇压或制裁(当然也有别有用心的支持)。启蒙思想不利的一面,维护了白人奴隶主的统治。接受启蒙思想较为彻底的白人统治者,并没有成为废奴运动积极的推动者,反而都成为废奴运动中的落后者和被动者。作为白人奴隶主国家,他们废奴的真正原因并非启蒙思想,而是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财富,是钱。

奴隶制出现的最初动机就是为了剥削,为了更高效地获取财富。人类早期,创造财富的手段有限,生产力落后,效率低下,奴隶制是最好的快速聚敛财富的手段。以农业来说,如果都是自由农民,剥削只能靠税收,土地产生的财富,相当大的一部分被自由农民自己消耗掉了。而奴隶制对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帮助不大,却能极大降低农业生产的成本。

因此,奴隶制的产生就是社会上层少数人为了获取更多的财富而出现的制度,这种制度尤其在地域狭小的国家,或者土地不是很肥沃的地方更容易出现。理解了这个问题,就能理解,奴隶制的废除是因为靠奴隶赚钱的方式被其他方式淘汰了,奴隶制仅靠降低生产成本而获得利润,在新的方式面前也仍然没有多少竞争力,所以它才被西方奴隶主国家淘汰了。这种新的方式就是工业,这里暂且不说,先看看殖民地早期,殖民者是如何赚钱的。

最早的殖民地以西班牙和葡萄牙为代表,他们在亚洲赚钱的方式与在美洲不太一样,因为,当时的亚洲有一个庞大富裕的中国,这里只说他们在美洲是如何赚钱的。

第一种方式,抢劫,尤其是抢劫金银等贵金属。西班牙刚进入美洲时,这种抢劫极为野蛮,举一个例子。西班牙殖民者在征服现在秘鲁境内的印加帝国时,目的就是为了金银。他们以卑劣的欺骗手段,绑架了印加国王,然后要求印加臣民用金银支付赎金。印加人无奈,几乎把国内所有能找到的金银器具都搬来了,包括王室的收藏,庙宇的摆设,家庭的工艺品等等。仅这一次,西班牙殖民者就获得了黄金近6吨,白银12吨。要知道,这些黄金、白银并不是金砖或银锭,而是各种各样的工艺品。它们的历史、艺术等综合价值,远远超过单纯的6吨黄金。

然而,印加人为自己的国王几乎掏空了所用现成的金银,支付了赎金,西班牙人还是将印加国王杀掉了。这位印第安人国王,就是那个被要求皈依上帝的国王。他既支付了赎金,又皈依了上帝,西班牙人开恩,没有烧死他,而是绞死了他。但绞死之后,西班牙人还是焚烧了他的尸体。

这种直接的抢劫并不能延续很长时间,因为土著印第安人很快被抢得差不多了,也被杀得差不多了。于是,他们下一步抢劫稍微辛苦一点,使用奴隶开金矿,挖银矿,采钻石矿。16世纪中叶,西班牙殖民地,现在墨西哥地区的产银量占世界的三分之一,秘鲁产银量占世界的一半。西班牙人靠着奴隶矿工挖出的贵金属矿,发了一笔横财。

当时美洲出产的这些白银,被称为墨西哥银元,随着东西方贸易的中国方面的大量顺差,墨西哥银元大量流入中国。那个时候,西班牙人可不像现在的美国人那样,对于巨额逆差斤斤计较,西班牙人、葡萄牙人不在乎,他们有源源不断的大量金银来弥补对中国的贸易逆差。

到1800年,西班牙在300年间,一共从美洲抢劫了2500多吨黄金,10万吨白银,折合当时的价值约60亿美元。这些财富都是建立在奴隶劳动的基础上,西班牙成为当时欧洲最大的暴发户。葡萄牙对于美洲的掠夺也不少,仅在巴西,葡萄牙就掠夺了至少6亿美元的黄金和3亿美元的钻石(都是指当时的价值)。

有了大量的金银,西班牙在全世界疯狂购物,造成当时欧洲物品普遍涨价。涨价的结果就是其他欧洲国家的穷人们,民不聊生,社会动荡加剧,以至于酝酿了后来的社会剧变。

西班牙和葡萄牙很少想到金银花完的那一天,在有钱的时候,没有给自己建立一个长远的、占据经济优势的计划,只想着靠垄断和剥削奴隶轻松发血腥横财。后来出了英国,以工业的方式取代了西班牙这个暴发户。美洲其实矿产很多,但是,西班牙、葡萄牙只对金矿、银矿、钻石矿感兴趣,其他矿藏都不放在眼里。直到西班牙在美洲的殖民统治结束后,英美等国才在美洲大量开发其他矿藏。这一方面是原先金、银、钻石矿产量与成本发生变化,另一方面是英美工业化的需要。

我们已经看到西班牙发财的两种方式,一是明抢他人手中现成的金银,这种方式不太需要奴隶;二是挖掘地下的金、银、钻石矿,这种方式就需要大量的奴隶;第三种就是种植园经济,美洲种植园的农产品也是西班牙的另一个重要财源。但是,这方面的财富总额不太好统计,有资料显示,西班牙靠美洲殖民地生产的蔗糖所获得的财富,是金银财富的10倍以上。其他如咖啡、烟草等,则难以计算。这些财富都是建立在大量使用奴隶的基础上。

除了开采金、银、钻石矿,发展种植园经济,西班牙发财还有一招与奴隶制关系到不是很大,这就是贸易垄断。为了垄断美洲与欧洲的海运贸易,西班牙搞了一个 “双舰队制”。从1503年开始,西班牙王室规定,所有往返美洲殖民地的货物只能由西班牙商船装运,并在指定港口装卸。英国、法国、荷兰当年产生了大量的海盗,原因就是西班牙的这个制度。1526年,为了防范欧洲海盗,西班牙建立了西印度舰队,1561年开始为商船护航。由于当时往返美洲和欧洲的货物量还不是很大(金银本身就不占很大体积),开始的时候,每年组织一次商船集体航行,便于军舰保护。从1564年开始,每年组织两批,4月、8月各一批,每批 40-70条船,由6-8艘军舰护航。

在西班牙殖民统治的300年间,前150年左右,“双舰队制”比较有效,同时也是欧洲海盗最猖獗的时期。后150年间,随着欧洲其他国家在美洲殖民地的建立,例如法国在海地,英国在牙买加,荷兰在纽约(那时叫做新阿姆斯特丹)等,“双舰队制”的作用渐渐名存实亡,欧洲各国的海盗也慢慢变成正规海军。到 19世纪即将来临的时候,1798年,西班牙的“双舰队制”废止,贸易垄断彻底失去。

奴隶制的存在,对于西班牙、葡萄牙等早期殖民者真正的作用,就是最低成本的掠夺财富。只要这个发财的源泉还继续高效存在,不管有没有启蒙思想,有没有上帝的关爱,奴隶制就不会被奴隶主主动废除。直到18世纪中叶,英国出现工业革命,这种状况开始慢慢改变,奴隶制继续存在的意义便渐渐失去。

欧洲国家同意废除奴隶制,一个根本的原因是,种植园奴隶经济开始变得无利可图,在工业革命带来的竞争面前,以种植园经济为基础的奴隶制失去了赚钱能力。

美洲奴隶制下的种植园经济曾经是赚大钱的,因为,与欧洲农业相比,除了依然保持农奴制的国家,欧洲的农产品,在成本上无法与美洲奴隶生产的农产品竞争。再加上美洲特殊的地理环境生长的特殊农作物,使得美洲奴隶庄园长期成为摇钱树,奴隶主绝不肯轻易放弃。

美洲奴隶种植园竞争力的下降来自几个方面,一是某些美洲特殊的农作物,被后起的殖民地国家成功移植到非洲;二是奴隶造反使得成本提高;但这两者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为关键的是,工业革命大大降低了农业的重要性.西方国家在获得了工业创造财富这一新方式后,依靠奴隶进行农业生产,对于新兴工业国家来说已经没有继续存在的价值。

英国一直参与奴隶贸易,但是从18世纪中叶开始,英国最早出现工业革命。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工业发展,英国的主要赚钱来源已经不是农业,因此,靠奴隶支撑的种植园经济对于英国来说,赚钱的重要性大大降低,再加上风起云涌的奴隶造反运动,英国乐得顺水推舟,成为第一个废奴的西方大国。

同样是面对奴隶造反,法国为何迟迟不肯废奴?一方面法国自身就是农业大国,另一方面,法国的工业革命不如英国发展得好,工业所能创造的收入,还不足以忽略奴隶制所能创造的财富。美国也同样,北方工业发达地区要求废奴,南方农业发达地区反对废奴。因此,废奴对工业发达国家来说,等于是有了一个更赚钱的手段,原先的赚钱手段(奴隶制)就可以不要了。

但是,新兴的工业改变了奴隶制的形式,并没有改变奴隶制的本质。原先在农业种植园里的奴隶制,变相地在资本家的工厂里重现。在工厂里劳动的工人,生活条件并不比奴隶好多少。工业革命后,英国、法国出现了很多控诉工业残酷剥削、工人遭受非人待遇的文学作品和理论著作,其震撼程度,决不亚于《汤姆叔叔的小屋》。奴隶庄园里有儿童劳动,工厂里也有童工;奴隶每天劳动12小时以上,工厂里的工人也同样;奴隶们大多集体生活居住,工厂里的工人也差不多;奴隶和工人寿命同样都不长,……。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福格尔1993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他曾经说,美国19世纪时,南方奴隶的福利和营养状况普遍比北方的工人要好。

其实早在福格尔之前很久,法国的蒙德斯鸠就指出,工厂制比奴隶制更加野蛮。在我看来,奴隶制是剥夺一个人终生的自由,工厂制是剥夺一个人某一阶段的自由,而且是最精华、最有价值的那个阶段。其他那些无用的生命阶段,纯属消耗的生命阶段,工厂都不要。奴隶是奴隶主的私有财产,因此不排除奴隶主会爱护自己的财产。例如奴隶生病了,奴隶主一般都会给他治病,奴隶生孩子了,奴隶主一般都很高兴,小奴隶在成为劳动力之前,奴隶主还必须养活他。而在工厂里,工人只是临时的劳动工具,生病了就可以赶走,女性工人生孩子就会失业,太小的孩子不要,太老的工人不养。虽然现在的工厂大多不是这样,但是,18、19世纪的欧洲工厂,基本上都是这样。

农业生产因为土地的存在而具有稳定性,因此,它才需要长期固定的奴隶,以保证必要的廉价劳动力。工业生产具有较大的不稳定性,长期固定的奴隶反而成为累赘。因此,工厂不愿意在不需要的时候,白养那么多工人。对于资本家来说,工厂不需要的时候,工人就是自由的,爱干嘛干嘛去,与我无关。工厂需要的时候,工人就是临时的奴隶。工业用最经济、最优化的方式,获得了奴隶制对于资本家的好处,避免了奴隶制对于资本家的坏处。所以我们就能够理解,巴黎公社革命的时候,欧仁·鲍狄埃会写出这样的《国际歌》歌词:“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奴隶们,起来,起来……”。马克思曾经说,资本总是趋向于使用奴隶(大意)。

英国的聪明表现在,它于1833年率先抛弃了旧的、强硬的农业奴隶制,而采取了新的、软性的工业奴隶制。这种新奴隶制最高明的地方在于,它对奴隶说:你是自由的。

17 Nov 2014
 
评论
© 諸相非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