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所有相 皆是虛妄 若見諸相非相 即見如來
 
 

黎蝸藤:庫頁島問題可以再議

按:弱国无外交。从钓鱼岛到库页岛,从海参崴到新疆,从世博会援助到APEC蓝……,这国现在到底是强还是弱,庆丰包子应该是清楚的吧?不过多少年了,都是对外卑躬屈膝,对内横行霸道……

有朋友發信問我關於俄羅斯侵占我國領土怎麼看?我本來就像直截了當地說不要再指望了,中國和俄羅斯在1991年簽訂了《中蘇國界東段協定》,在2004年簽訂了《中俄國界東段補充協定》,已經完全確定了東部的邊界。條約都簽了,還能怎麼樣?

在不違反國際法的情況下,要推翻已經締結的條約,要不像德國和蘇聯一樣不要臉(同樣是違反條約,德國和蘇聯是有不同待遇的,小胡子進攻蘇聯叫撕毀條約,大胡子進攻日本叫廢除條約,中文真偉大),要不只能祈求改朝換代。奧本海姆國際法中談到,在國際法中,後朝有權不承認前朝所締結的不平等條約,這符合國際慣例。

但想想這不是一個認真的態度。於是,我認真地翻了一下史料,卻給我看出了一些眉目。東北大陸上的領土大概是沒有什麼漏洞了,但是庫頁島,這個面積達到7.5萬平方公裡的島嶼,其實在法律上還是有不清晰的地方的。如果套用中國在領土問題上的邏輯,說成懸而不決的庫頁島問題可以再議,實在並無不可。

庫頁島面積近7萬多平方公裡,相當於三個台灣,兩萬個釣魚島,島上資源豐富。它是北太平洋最大的島嶼,西望俄羅斯,南面日本北海道,緊扼日本海和鄂霍茨克海的出口,地理位置極為險要。如果中國擁有庫頁島,相當於打入日本和俄羅斯中間的一個楔子,既可威脅日本,亦可遏制蘇聯。

根據中國書籍的說法,庫頁島早在唐朝已經向中國進貢,在12世紀屬於金朝管理。在明朝,中國在東北設立努兒干都司,管轄了庫頁島,一個太監甚至在1413年考察過庫頁島。如果這些說法屬實的話,那麼庫頁島在明朝已經是中國的領土。在清朝,庫頁島先後歸寧古塔副都統和三姓副都統管 轄。在中俄尼布楚條約中,庫頁島屬於中國。但在這之後,中國對庫頁島的管理放松,於是俄羅斯就乘虛而入。

中國一直聲稱俄羅斯在《璦琿條約》和《北京條約》中從中國手裡奪得庫頁島,但查這兩個條約的條文,卻並無提到庫頁島。在《璦琿條約》中寫道:

一、黑龍江、松花江左岸,由額爾古訥河至松花江海口,作為俄羅斯國所屬之地;右岸順江流至烏蘇裡河,作為大清國所屬之地;由烏蘇裡河往彼至海所有之地,此地如同接連兩國交界明定之間地方,作為大清國、俄羅斯國共管之地。

注意這裡對中俄共管地區的表述“烏蘇裡河往彼至海所有之地”,也就是說共管的地方只有大陸上的土地,而不包括海外的島嶼。因此,庫頁島並不在中俄共管的地區之內。

在兩年後,中俄簽訂《北京條約》,裡面寫道:

第一條 決定詳明一千八百五十八年瑪乙月十六日(即鹹豐八年四月二十一日)在璦琿城所立和約之第一條,遵照是年伊雲月初一日(即五月初三日)在天津地方所立和約之第九條,此後兩國東界定為由什勒喀、額爾古納兩河會處,即順黑龍江下流至該江、烏蘇裡河會處。其北邊地,屬俄羅斯國,其南邊地至烏蘇裡河口,所有地方屬中國。自烏蘇裡河口而南,上至興凱湖,兩國以烏蘇裡及松阿察二河作為交界。其二河東之地,屬俄羅斯國;二河西屬中國。自松阿察河之源,兩國交界逾興凱湖直至白棱河;自白棱河口順山嶺至瑚布圖河口,再由瑚布圖河口順琿春河及海中間之嶺至圖們江口,其東皆屬俄羅斯國;其西皆屬中國。兩國交界與圖們江之會處及該江口相距不過二十裡。且遵天津和約第九條議定繪畫地圖,內以紅色分為交界之地,上寫俄羅斯國阿、巴、瓦、噶、達、耶、熱、皆、伊、亦、喀、拉、瑪、那、倭、怕、啦、薩、土、烏等字頭,以便易詳閱。其地圖上必須兩國欽差大臣畫押鈐印為據。

在這個條約的文本中,庫頁島也沒有被割讓給俄國。這是因為:

第一,在文本中並沒有提及庫頁島。

第二,《北京條約》是《璦琿條約》的延續。在該條開始已經說了“決定詳明一千八百五十八年瑪乙月十六日在璦琿城所立和約之第一條”。因此,這個條約時要進一步明確《璦琿條約》中討論過的未定土地,也就是當時中俄共管的土地。而正如上述,在《璦琿條約》中,這部分土地並不包括庫頁島。

第三,盡管在條文中,沒有了《璦琿條約》中“往彼至海所有之地”的表述,但中國與俄國以烏蘇裡江為界並不意味著位於烏蘇裡江以東的海島庫頁島也被割讓給俄國。北京條約沒有中文文本,從俄文文本看,這裡“地”的用語為“ЗeMли”,即英文“land”。在國際法上,land這個詞是指大陸上的土地,而不包括海洋裡的島嶼。比如在1992年,國際法庭裁決薩爾瓦多和洪都拉斯的領土糾紛時,整個文件的用語為:“CASE CONCERNING LAND, ISLAND AND MARITIME FRONTIER DISPUTE”。在這裡,land和island是明確區分的。Land指陸地上的土地,而island指島嶼。因此,在北京條約的文本中,所談論的仍然只有中俄在大陸上的邊界,並沒有提到海洋上的島嶼。這和上面提及的第二點是相融恰的。

因此,根據《璦琿條約》和《北京條約》的文本,中國並沒有把庫頁島割讓給俄國。

在《北京條約》上還有提及附圖。但這個地圖在當時並沒有附在北京條約之上。直到大約3年之後,中國和俄國才達成了這份地圖的協議。這個地圖現在大家都看不到,因為原件在台灣故宮的收藏庫中,被作為極度機密的文件處理,也沒有復印件流出。但是從中俄此前此後的一系列的談判劃界來看,很可能這份地圖中也沒有庫頁島,而只有大陸上的劃界。

如果這份極度機密的地圖上沒有明確指出庫頁島屬於俄國的話,那麼這就說明在法律上,中國從來沒有把庫頁島割讓給俄國。如果中國專家所言庫頁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是成立的話,那麼可以說,庫頁島在法律上仍然還是中國的一部分。

在1991年簽訂的《中蘇國界東段協定》和在2004年簽訂的《中俄國界東段補充協定》中,都只討論了中俄之間的陸上邊界,而沒有涉及海上島嶼。因此也沒有涉及庫頁島的歸屬。

可能有人認為中國連出海口也丟失了,那麼在外海的庫頁島怎麼會還沒有割讓呢?這只是想當然的說法。中國只是喪失了在日本海的出海口,而還有漫長的海岸線。因此喪失日本海的出海口並不等於和庫頁島割絕關系。何況,根據條約,中國船只仍然有進出日本海的權利。

當然,庫頁島法律地位還是有很多不利於中國的地方,比如中國在19世紀60年代之後就沒有主張對庫頁島的主權,這在國際法上構成俄羅斯以時效的方式獲得領土。而俄羅斯和日本也簽訂過多個條約規定庫頁島的歸屬,這構成了領土獲得方法中的割讓,中國對此也似未表異議。

但安州中國專家一貫的邏輯,這理應不是一個問題。中國強調自古以來,如果中國歷史的資料屬實,中國是最早確立在庫頁島主權的國家,而中國一直認為“主權一旦取得就不會失去”。在時效方面,中國通常不承認時效是一種獲得領土的方式。而日俄之間的條約,中國專家也可以用涉及第三國而不加以承認。因此,只要中國專家願意,就可以抓住中國從來沒有在法律上把庫頁島割讓給俄國這個突破口,至少有道理向俄羅斯主張庫頁島的主權。

因此,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是,根據國際法,中俄之間的邊界已經確定。從法律的觀點來看,並無可能再取回150萬平方公裡的土地。但是,對海上的島嶼,比如庫頁島,確實還有再議的空間。套用一句時髦的話就是:“懸而未決的庫頁島問題可以再議”。

09 Nov 2014
 
评论
 
热度(1)
© 諸相非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