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所有相 皆是虛妄 若見諸相非相 即見如來
 
 

仕图:圣教主用几个小人算啥,令狐冲你哈哈什么哈哈!

在打败了东方不败之后,任我行面临着一手烂牌,这么多年离开日月神教,东方教主把他的人全都清洗了。

几种人可以用,一种是童百熊为代表的元老,这种人认识任我行,也认识东方不败,但是和东方不败更亲,这种人一般没有好下场,万幸童百熊早早就被东方不败弄死了。

一种是上官云式的墙头草,其实上官云加入任我行团队根本就是一个BUG,他会在和东方不败开战之前再次倒戈,最后却是是用BUG来解决的,就是那个“三尸脑神丹”。这是破坏故事平衡性的。

还有就是广大庸众,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教主换了。

这里又分两种,一种认识任我行,以前也说过任教主的坏话。

一种是不认识任我行,但是表扬东方不败表扬出习惯了,这会儿自然是赶紧自带干粮表扬教主。这种人年纪小,又平常,我们就按照百家姓,称呼他们周小平、吴小平、郑小平、王小平们吧。

这两种都是小人。但是你把小人都杀了,任教主去给谁当教主呢?所以这会儿任我行是必须接受效忠的。

任我行是大聪明人,在少林寺提到佩服人,不佩服人,有理有据,完全是枭雄本色,狠人一般都有能力,没能力的狠人早早就被人消灭了。

令狐冲早早就佩服任我行的见识和武功,从地牢里摸“吸星大法”的时候就开始了,之后他扮演任老前辈,已经算是把自己代入了偶像。后来知道了是准岳父,更是达到了从仰慕到爱的地步。师父不要他他固然难过,但是任大大叫一声冲儿,他恨不得眼泪都出来了——他是一个早早无父无母的孩子。(点文末的“阅读原文”可以参见另一篇文章《金庸只写了一本书就是武二代寻父记》,金老爷子笔下的很多人都中了“爸爸去哪儿了”的诅咒)

换句话说,他是第一个给任大大喊万岁的人,但是任大大团队的开明派。

但是令狐冲在听着任大大手下那群周小平们犯恶心的时候,实在忍不住了,就开始哈哈哈哈。一哈哈哈,坏了,肯定有人劝,任教主您看看吧,亲近小人,令狐公子这样的君子走了。

走不了,就不说他媳妇还是我闺女,就不说他化解异种真气还需要我的绝学,但说他是个君子,就跑不掉。

平时尽管亲近小人,遇见事需要君子了,说几句软话,他就带着“早就跟你说听我的嘛”的神情来收拾残局了,而且咱们说句老实话,哪有那么多残局需要君子来收拾了,大部分收拾残局的都是精梳干练的老吏,夜猫子计无施那样的,冲儿最多就是个技术人才。

向问天是这部戏里的聪明人,所以人家根本就不劝任教主,就是陪着令狐冲下去,此外后面在华山上还托着说话,把话说圆了。

忽听得向问天道:“大家听了:圣教主明知令狐冲倔强顽固,不受抬举,却仍然好言相劝,固是圣教主宽大为怀,爱惜人才,但另有一番深意,却非令狐冲这一介莽夫所能知。咱们今日不费吹灰之力,灭了嵩山、泰山、华山、衡山四派,日月神教,威名大振!”诸教众齐声呼叫:“圣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向问天待众人叫声一停,续道:“武林中尚有少林、武当两派,是本教的心腹之患;圣教主正是要着落在令狐冲身上,安排巧计,扫荡少林,诛灭武当。圣教主算无遗策,成竹在胸。他老人家算定令狐冲不肯入教,果然是不肯入教。大家向令狐冲敬酒,便是出于圣教主事先嘱咐!”

教众一听,心中均道:“原来如此!”又都大叫:“圣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向问天追随任我行多年,深知他的为人,自己一时激于义气,向令狐冲敬酒,此事定为他所不喜,自己倒还罢了,其余众人也跟着敬酒,势不免有杀身之祸,当即编了一番言语出来,以全他颜面,也盼凭着这几句话,能救得老头子、计无施等诸人的性命。这么一说,众人敬酒之事非但于任我行的威严一无所损,反而更显得他高瞻远瞩,料事如神。任我行听向问天如此说法,心下甚喜,暗想:“毕竟向左使随我多年,明白我的心意。然而他虽知我要扫荡少林,诛灭武当,如何灭法,他终究猜想不到了。这个大方略此后一步步的行将出来,事先连他也不让知晓。”

向问天这个角色的原型身上,有周恩来的影子。金庸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很仰慕他,曾经去外交部求职,未遂。

武艺高强,在领导陷入困境的时候把他救出来,然后“组席,大权还在您手中!”这么好的二把手。

向问天明白远小人这种事儿不用劝,也不能像令狐冲那样哈哈哈,那叫不懂事,他都准备用你当副统帅、继承人了。你再因为他用几个傻子就挖苦,那就是国师公知范儿了。

但是向问天能理解令狐冲的感受,这不是侮辱人智商吗?尤其是那段东方不败奸淫妇女的故事,怎么不说东方不败养殖带鱼呢?

这也是为什么最后令狐冲做了一个了断,那就是“不并派”,你干你的日月教,我做我的恒山派。

你是你,我是我,有些事我可以支持你,比如对付东方不败和左冷禅,有的事,我一定要和你抗到底,比如你吞并少林武当的野心。

注意哦,这一下其实是令狐冲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但是其实,在换届完成之后,他就已经萌生了这样的念头了。这个“不”字说出来,令狐冲这个人就成熟了,之前他是任大大的好女婿,是冲儿,说出来之后,他是令狐掌门、令狐大侠。

此后令狐冲可以比较客观地看待任我行的能力、品质,策略,后来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决定让令狐冲写信骗任我行说要送他宝座,令狐冲断然拒绝,认为他要杀死任我行来保卫武林正派,但是“如果要撒谎骗他,决计不能”。

好令狐冲,看到这里,可以喝一杯酒,古人说汉书可以下酒,《笑傲江湖》也能。

到了这个境界,你还在乎什么小平们,在乎什么带鱼!

下面是令狐冲哈哈哈哈的全过程,也是日月神教新老交替,换届的现场报道,重温一下:

不多时,又有一批人入殿参见,向他跪拜时,任我行便不再站起,只点了点头。令狐冲这时已退到殿口,与教主的座位相距已遥,灯光又暗,远远望去,任我行的容貌已颇为朦胧,心下忽想:“坐在这位子上的,是任我行还是东方不败,却有甚么分别?”

只听得各堂堂主和香主赞颂之辞越说越响,显然众人心怀极大恐惧,自知过去十余年来为东方不败尽力,言语之中,更不免有得罪前任教主之处,今日任教主重登大位,倘若要算旧帐,不知会受到如何惨酷的刑罚。更有一干新进,从来不知任我行是何等人,只知努力奉承东方不败和杨莲亭便可升职免祸,料想换了教主仍是如此,是以人人大声颂扬。

令狐冲站在殿口,太阳光从背后射来,殿外一片明朗,阴暗的长殿之中却是近百人伏在地下,口吐颂辞。他心下说不出厌恶,寻思:“盈盈对我如此,她如真要我加盟日月神教,我原非顺她之意不可。等得我去了嵩山,阻止左冷禅当上五岳派的掌门,对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二位有了交代。再在恒山派中选出女弟子来接任掌门,我身一获自由,加盟神教,也可商量。可是要我学这些人的样,岂不是枉自为人?我日后娶盈盈为妻,任教主是我岳父,向他磕头跪拜,那是应有之义,可是甚么‘中兴圣教,泽被苍生’,甚么‘文成武德,仁义英明’,男子汉大丈夫整日价说这些无耻的言语,当真玷污了英雄豪杰的清白!我当初只道这些无聊的玩意儿,只是东方不败与杨莲亭所想出来折磨人的手段,但瞧这情形,任教主听着这些谀词,竟也欣然自得,丝毫不觉得肉麻!”又想:“当日在华山思过崖后洞石壁之上,见到魔教十长老所刻下的武功,曾想魔教前辈之中,着实有不少英雄好汉。若非如此,日月教焉能与正教抗衡百年,互争雄长,始终不衰?即以当世之士而论,向大哥、上官云、贾布、童百熊、孤山梅庄中的江南四友,哪一个不是奇材杰出之士?这样一群豪杰之士,身处威逼之下,每日不得不向一个人跪拜,口中念念有辞,心底暗暗诅咒。言者无耻,受者无礼。其实受者逼人行无耻之事,自己更加无耻。这等屈辱天下英雄,自己又怎能算是英雄好汉?”

只听得任我行洋洋得意的声音从长殿彼端传了出来,说道:“你们以前都在东方不败手下服役,所干过的事,本教主暗中早已查得清清楚楚,一一登录在案。但本教主宽大为怀,既往不咎。今后只须大家尽忠本教主,本教主自当善待尔等,共享荣华富贵。”瞬时之间,殿中颂声大作,都说教主仁义盖天,胸襟如海,大人不计小人过,众部属自当谨奉教主令旨,忠字当头,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立下决心,为教主尽忠到底。

任我行待众人说了一阵,声音渐渐静了下来,又道:“但若有谁胆敢作逆造反,不服令旨,那便严惩不贷。一人有罪,全家老幼凌迟处死。”众人齐声道:“属下万万不敢。”令狐冲听这些人话声颤抖,显是十分害怕,暗道:“任教主还是和东方不败一样,以恐惧之心威慑教众。众人面子上恭顺,心底却愤怒不服,这个‘忠’字,从何说起?”只听得有人向任我行揭发东方不败的罪恶,说他如何忠言逆耳,偏信杨莲亭一人,如何滥杀无辜,赏罚有私,爱听恭维的言语,祸乱神教。有人说他败坏本教教规,乱传黑木令,强人服食三尸脑神丸。另有一人说他饮食穷侈极欲,吃一餐饭往往宰三头牛、五口猪、十口羊。

令狐冲心道:“一个人食量再大,又怎食得三头牛、五口猪、十口羊?他定是宴请朋友或是与众部属同食。东方不败身为一教之主,宰几头牛羊,又怎算是甚么大罪?”但听各人所提东方不败罪名,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加琐碎。有人骂他喜怒无常,哭笑无端;有人骂他爱穿华服,深居不出。更有人说他见识肤浅,愚蠢胡涂;另有一人说他武功低微,全仗装腔作势吓人,其实没半分真实本领。

令狐冲寻思:“你们指骂东方不败如何如何,我也不知你们说得对不对。可是适才我们五人敌他一人,个个死里逃生,险些儿尽数命丧他绣花针下。倘若东方不败武功低微,世上更无一个武功高强之人了。当真是胡说八道之至。”接着又听一人说东方不败荒淫好色,强抢民女,淫辱教众妻女,生下私生子无数。

令狐冲心想:“东方不败为练《葵花宝典》中的奇功,早已自宫,甚么淫辱妇女,生下私生子无数,哈哈,哈哈!”他想到这里,再也忍耐不住,不由得笑出声来。这一纵声大笑,登时声传远近。长殿中各人一齐转过头来,向他怒目而视。盈盈知道他闯了祸,抢过来挽住了他手,道:“冲哥,他们在说东方不败的事,没甚么听的,咱们到崖下逛逛去。”令狐冲伸了伸舌头,笑道:“可别惹你爹爹生气。”二人并肩而出,经过那座汉白玉的牌楼,从竹篮下挂了下去。


25 Oct 2014
 
评论
© 諸相非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