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所有相 皆是虛妄 若見諸相非相 即見如來
 
 

麥當勞的特殊『顧客』

上午陪兔兒去了圖書館出來,在街對角的麥當勞小憩。就在我們快要走的時候,一位約莫40歲左右的男子,絡腮胡、雙肩包,走來問我們他是否可以拿走我們桌上準備丟棄的一個飲料杯子。


被允許之後,他匆忙拿著杯子進了洗手間。兔媽和我都不確定他意欲如何。不一會兒他從洗手間出來,徑直走到飲料櫃檯,用那隻杯子盛取了一大杯飲料之後再匆忙離去。


加拿大麥當勞裡的飲料都是購買之後即可無限量暢飲,包括番茄醬、紙巾、吸管等,都是如此,且皆為自助形式。


旁邊的一位麥當勞店員也目睹了這一切,她對我們說,這樣的事常有。


有的人跑進來什麼都不買,就是問別的顧客討要一個用過的杯子,然後去洗手間略微衝洗一下,就自己去接一杯飲料再離開。雖然這樣的做法,是明顯地揩麥當勞的油,占小便宜,不過麥當勞一直都持包容的態度看待類似的事情,不會阻攔或禁止。


從純粹商業的角度來看,這類『顧客』所帶來的成本最終還是會影響到麥當勞和真正顧客的利益,不過好在這類『顧客』比例應該還是非常之小,絕大多數人還是不會如此。因此對麥當勞的實際經營利益影響微乎其微。


由此也可以想到,在高福利社會裡,也會有人扮演類似的『顧客』——儘量少的納稅,儘量多的獲取福利,當這樣的人日益增多或經濟不景氣時,整個社會福利機制都會被影響,就可能會停止正常運作,類似希臘等歐洲國家遭遇的債務危機就會發生。所以美國的福利體系就與加拿大非常不同,個人需要承擔的責任會更多一些,有工作的人群也會得到更多福利。


哪一種模式會更好,沒有定論。就麥當勞而言,我喜歡商家和真正顧客們的寬容。就社會福利而言,只怕是沒有那麼簡單了。


不過不管是美國、加拿大、日本,還是香港或台灣,整體的社會保障與福利制度都比中國勝出太多。而就2013年民眾承擔的稅負來說,中國卻在這些國家之前。


伍麒名

2014年10月3日,溫哥華


04 Oct 2014
 
评论
© 諸相非相 | Powered by LOFTER